節制,Temperance,一看到這張牌上的字,我就想到昨天晚上去接女兒下課時,發的一頓脾氣。隔了一天,我知道我發了過度的脾氣。昨天晚上去接她時,沒看到她在約好的地點,因為約好的地點整條馬路封起來,在做元宵的廟會活動。我的車子沒辦法進去,又剛好手機沒電。我把車暫時停在紅線上,衝去約好的地點找她時,卻不見人影,我慌亂的在封起來的那條街道來回幾趟尋找,卻都沒看到她。擔心車子被開單,趕緊又跑回車上,把車開到可以停車的地方,跟附近的店家借了電話,打電話給女兒,女兒沒接手機,我猜,她應該又把手機放在家裡了。

我感到一股驚慌失措,好像女兒就這樣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我要怎麼在這麼多人裡面,找到我的女兒呢?

我快歩跑向原來約好的地點,又來回搜尋幾次,還是沒看到人。
我腦中不斷的想,她會在哪裡?我要去哪裡找她?還是我該留在原來約好的地方等她?或是去圖書館找她?她有可能還在圖書館嗎?
我往圖書館方向走去,經過便利商店,正好遇到女兒從裡面走出來。

一看到她,我一股氣就出來了。
嘴巴不停的唸她,以前就說好,一旦有任何變動,不可以離開約好的地方,要留在原地等待,我一定會想辦法到那裡去碰面。還有手機怎麼可以不帶?辦了手機就是為了這種臨時出狀況的時候。
相同的話語,一直唸一直唸,一直反覆用凶惡的口氣對她說。
她只能利用我說話的空檔,擠出幾句話:「因為我想去便利商店打電話給你,可是,裡面的電話一直有人在用,我都還沒有機會拿到電話。」

我聽了,卻沒聽進去。
繼續重複我的念念有詞,還覺得自己是最擔心受怕,最慘的那個人。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脾氣發的過度了。
狀況有變,我找不到小孩,我很擔心。
但是,孩子不也在擔心著,媽媽會不會無法抵達目的地來找她?擔心著電話怎麼都是人,擔心著沒辦法跟媽媽聯絡上?

我的孩子反而比我更沉的住氣,她沒有見到我就落淚或發脾氣,只想告訴我,沒辦法找到電話的委屈。
而我,卻把我緊張害怕後的生氣,發洩在她身上。
我想,她一定覺得很難過,所以,她安靜的落淚。
在車上靜默了一段時間後,她才又恢復正常的跟我攀談起來。

昨天的我,無法這樣清明的看事情。
我無法了解,她在心裡做了什麼樣的決定,怎麼平復自己的情緒,然後才願意用平常的態度跟我說話。
我看見的是,這個孩子比我還有節制,比我還能控制情緒。

而我,欠她一個道歉。

我原本昨天答應要在今天早晨,把女兒要交的表格填好,交給女兒。女兒在吃早餐前還有提醒我,我也應好。沒想到上了車,車子都快開到學校了,我才想起那張表格還是沒帶。

女兒很失望,也有點生氣。
這一次,我不再唸她什麼「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負責」之類的,她其實負責過,是我不斷拖延,她也提醒過,我忘了聽了提醒就該隨手做好。
所以,我跟她說了幾次對不起。
當然,有時候,「對不起」這三個字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因為女兒還是要去學校面對老師不高興的表情,以及在全班面前孤單的舉手說「我沒帶」。這些都不是「對不起」可以彌補的。

因此,即使聽到我的「對不起」,她還是可以繼續心情不好。
可是,她很節制的不跟我生氣。
要下車時,一樣和氣的跟我再見,一樣走到車子前方時,再跟我微笑揮別。

我應該向女兒學習。

節制這張牌,畫著一個人,站在水中,手上拿著兩個杯子,在把水從一個杯子往另一個杯子倒。那是必須拿捏好力道與角度的工作,要取得平衡,要控制得宜。

這就叫做節制。
不能過度,也不能太輕。
我可以對女兒沒有遵守約定,在我們說好的固定地方等待而生氣。但是,我把她唸到沒有心去接納她的擔心與她的想法,這就是過度了。

這是事隔一天之後,比較能釐清的地方。

2008/2/22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