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行星級次後,連續二天的冥想,都有點混亂。特別是白色之光的中心點上面,還有銀色之光,更上面還有行星中心?一百五十呎的距離到底有多遠?我要想像的彩虹橋到底要多長一條?我從靈魂中心點,透過彩虹橋,走到行星中心點,到底要走多久?總而言之,都在這些莫名其妙的小問題裡打轉。

 

前兩天,在觀想那個療癒的三角形時,沒聽清楚是什麼顏色跟什麼顏色,就讓他過去了。第三天,雖然還是沒辦法想清楚是什麼顏色的三角形,但是,我突然覺得所謂的「療癒的三角形」,就是金字塔,我認為,金字塔是個由四個三角形組合起來的能量體。冥想中,我把所有要療癒的人通通放進去金字塔裡面,包括我自己、我的家人、以及我最近最關心的伊斯蘭國以及那些被斬首的人。

 

冥想中的思緒開始擴展出好幾條路徑。

 

一個是關於埃及,我想起我曾看過的那個前世,我認為那時候我身處在「埃及還沒變成沙漠以前」,而且,那個時候我住的地方四處有草原,我所居住的建築物是方型的,屋頂是平坦的。冥想中,我不知道為什麼,很確定金字塔在我那個時代,就已經存在了,而且當時金字塔的外牆包裹著金帛。有特殊需要的人,才需要進入金字塔。金字塔雖然那麼大,並不是整個空間都使用,而是裡面有幾個特殊房間,是可以使用的,但是,有一個特殊通道,可以通向這些房間。在金字塔某個地方,有個門,從那個門一進去,就可以通向這個通道與所有可以使用的房間,那是一條很清楚好走的廊道。

 

至於我居住的地方,類似一所學校,屋頂看起來平坦,裝置著許多大型水晶,水晶負責教導與充電。

 

冥想中,我感覺有某些跟金字塔有關的記憶,好像在肚子裡某個地方,要浮現出來,卻又想不起來,總覺得我好像還知道什麼,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以上,這些超現實的思緒,只是單純描述內在出現的內容,真實性不予置評。

 

另一條思緒是關於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存在於一條毛毯上,只要一個人有動作,就會連帶影響其他人或其他事的發展。我想著被斬首的後藤建二,他出於內在的召喚,不斷去採訪拍攝那些動盪地區的小孩,這個舉動使他成為比較容易遇到危險的人。當然,他每次去拍攝都沒有出事情,出事情的這次,是為了去救被伊斯蘭國俘虜的朋友。

 

他這個舉動,造成自己被俘虜。接著影響到日本這個國家,要決定自己如何面對伊斯蘭國的威脅。從而引發整個日本人民的討論,有人認為後藤建二値得敬佩,有人認為他浪費國家資源,憑什麼要為了他一個人的冒險行動,浪費好幾億去救他?憑什麼他就比較值錢?說不定救回來之後,他還出書演講賺很多錢,那我們國家損失的那好幾億呢?

 

這些論戰,促發更多人去思考,生命的價值、內在召喚、勇氣……各種主題的討論。我想,這或許都在許多人心裡,引發多多少少的漣漪,也許改變了某些人對人生意義的追尋。

 

於是,一個個人的舉動,向外擴展初層層漣漪,影響到許多原本完全不認識的人。

從另一方面來講,伊斯蘭國的所作所為,創造出更大、更多的漣漪,他們也影響著許多人。整個世界都在這些事件中,受到波動,每個人心都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影響。

 

當然,這個世界同時還發生著許多事情,所有這些事情的波動,彼此交織在一起,互相影響著,每分每秒改變著每個人。

 

在冥想的當下,我突然懂了,大家都在同一條毯子上的概念。以前看書看到這個概念,就只是一個理論,我覺得說的很有道理,但不是從心裡懂。可是,這次在冥想裡,透過後藤建二的事件,我好像突然看到了一個清楚的舉例說明。

 

接著,冥想結束。

張開眼睛,我在想,今天,上師們應該算是有給我上課吧!?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