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性應該敬重並珍惜男性的侵略性能量,而非詛咒這股能量;當女性越是敬重這股侵略性能量、越是信任女性特有的力量並順從引領時,她的生命裡會充滿更多愉悅和歡樂。」(幸福的修練愛戀、歡愉與成長P6)

這是一本以家族系統排列來談男女關係的書,家族系統排列很奇妙,總是可以破除社會、文化、習俗等的固有觀念框架,給我帶來很深刻的領悟。

這裡所說的侵略性,不是指每個男人都是強姦暴力份子,而是那種主動、攻擊、不畏危險往前衝的那股力量。而這裡所說的「女性要順從引領」,並不是女性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聽男性的,而是一種柔軟的力量,去承接男性的陽性能量。

上面這段話,放在這本書的架構下解讀,非常觸動我。也讓我想到我的命盤中,凱龍冥王的對分相,我恐懼被掌控、恐懼權威人物,也因此我也恐懼男性散發的侵略性。

當我帶著這份恐懼時,我就只好避開權威人物,特別是有社會名望的、有才華學識的男子,避開那些我衷心欣賞的人物。我自己則必須表現出無畏、獨立、堅強。

因為有這樣的內在因素,因此,閱讀到這段話時,特別被觸動。
原來我應該珍惜男性的侵略性能量,而不是恐懼。原來我是女性,我具有女性的特有力量,可以包容男性的能量,當我順從男性能量的引領時,並不是被掌控,而是宛如兩人合作跳著一支優美的華爾茲,你進我退,你手一使勁,我順從的旋轉滑進你的懷裡。

不是掌控,而是合作。
是男性的侵略性能量與女性的容納式能量的合作,合作出一支優美的舞蹈。

 

()

「只有了解自己的人才會了解別人;只有清楚自己特質的人,才會看到別人的特質;只有懂得愛自己的人,才會懂得如何愛別人。身為男性,要了解並珍愛自己的男性特質,才會懂得如何去尊重、疼愛女性,以及女性身上的特質;同樣地,女性要了解、愛自己身上的女性特質及價值,才會懂得去尊重、去愛男性及男性身上的特質。只有我們自己做得到,我們才能希望伴侶也可以做得到。

在關係中發生問題、深層的衝突和糾葛,最後都必須回身審視我們自己:我這樣做對嗎?我是誰?我喜歡自己嗎?我愛自己?我到底是誰?

我們期望伴侶愛我們,接受、肯定和尊重全部的我們,可是如果連自己都做不到接受自己的全貌、不愛自己,那又如何能期待、要求我們的伴侶做到?

女性期望男性尊重他們的女性特質,但若連女性自己都不尊重、甚至藐視自己的女性特質,又怎能指望男性真是女性特質呢?相同的狀況,男性期望女性尊重他們的男性特質,可要是連男性都不尊重自己的男性特質,那又如何成為真正的男人?」(幸福的修練愛戀、歡愉與成長 P25)

繼續閱讀中,幾乎每個字都想畫線。
不過,在閱讀裡也思考著,讀到目前為止,我認為這裡講的是異性戀的男性與女性。男性要去認同自己的男性能量,女性要去認同自己的女性能量。那麼如果男性身體裡放著的是一個女性,是不是他要像女性認同自己女性能量那樣,接納自己是個女人就好,即使外在看起來是個男性?

我不知道這本書後面會不會提到這個,如果沒提到,我希望也會有書籍談到同性戀的兩性關係。

在「靈魂的命運」那本書裡,有提到一個例子,是一個靈魂在出生前,選擇了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男性身體。因此,那本書的觀點是,同性戀是天生的,並不是教育可以造成的。而且,有部分的同性戀,是因為靈魂在許多世的轉世中,從熟悉的性別轉變到另一性時,感到不適應,如一直以女性腳色轉世,這一世改為男性腳色時,會隱隱約約總覺得自己裡面是女性。亦即,會覺得身體雖然是男性,但裡面的靈魂是女性。

以這樣的脈絡放進家族系統排列裡面,我很想知道海寧格怎麼說。希望他會再給我一個心智的震撼。
(
從引文發出的一堆感想,幾乎偏離了主題啊!)

 

 

()

「首先,有個存在已久的問題需要被澄清:在愛中,最根本、最重要的不是『被愛』。被愛是孩子的願望,若成年人還把被愛放在最優先個考量中,那就太孩子氣了。每個人都希望被愛,這樣的想法很天經地義,這樣的願望也很正常合理;但是希望被愛的想法不該是最優先的考慮,因為越是渴求得到愛,越是容易與愛擦身而過、失去愛。

在愛中真正重要的是,給予他人你的愛,以及懂得去愛人。愛只會在愛中得到滋養,『被愛』與『愛人』形影相隨,『被愛』是『愛人』的影子。要有影子,必須先有光源照射在物體上,而這道光源從何而來?答案是:從愛而來」(幸福的修練愛戀、歡愉與成長 P69)

 

()

「未經設計的給予及全然的接受是放在關係天平兩端的法碼,是構成關係的要素,把接受伴侶給予的一切視為一份禮物,這是在關係中達到平衡的方式,婉拒接受或試著以支付金錢的方式回報,都會讓給予者有被拒絕的感覺。當我們想讓對方開心而送出一份禮物時(不管是小禮物或貴重的禮物),若對方嬌揉造作地說不能接受這份禮物,或收下後立刻以等值的東西回報,這些都會讓我們覺得自己的心意沒有被敬重;反之,如果對方能把這份禮物單純地當成禮物來接受,並且享受收到禮物的快樂、滿懷感謝,這不是皆大歡喜嗎?

 

這樣的方式,能讓關係越加深入。越多這類視為禮物的施與受,關係就越深入、越富足,同時透過接受的平衡產生連結。(幸福的修練愛戀、歡愉與成長 P112)

 

這一段解答了我對於男人送禮物給女人的許多困惑。

如果我對對方也有感覺,希望深入這份關係,那麼我就可以單純的當作禮物接受下來,這份接受會讓對方感到自己被敬重,充滿愛而無條件的給予,與單純的接受,就完成了施與受的平衡。

 

當然,如果我並沒有意思要跟對深入這份關係,那麼我不是拒絕這份禮物,就是即使收下了,就再回贈一份等值的禮物給對方。你給予,我接受,我再給予,你接受,雙方扯平。

 

我有一個經驗,雖然不是發生在伴侶之間,但是,給我很深的印象,當時想不清楚心裡那複雜的情緒是什麼,但是,看到這段文字之後,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有一回,有個朋友在某個場合裡面,有一些言語與行為有點傷害到我,我當下有一點點不舒服,但是,由於我了解這個人的性格與作風,我知道他無法控制自己,他就是會這樣對人,要他改變,恐怕他要修練很久。雖然理解,也知道去跟他談這個生氣,於事無補,在那個時點,只是增加彼此的不舒服。但是,我還是無法不生氣,我同時也知道,對方很清楚知道他作了什麼事情讓我生氣了。

 

隔了幾天,那位朋友給我送來一份禮物,沒有說為了什麼原因,但是,我立刻知道,他是為了惹我生氣而送禮物來彌補。當時,我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我覺得這個人想用這份禮物來抵銷他做過說過的傷人語言與行為,並且逼迫我不准繼續生氣。因為他都送禮物來求和了,我還在心裡生氣,那不是太小氣了嗎?

 

但是,對我而言,我的生氣必須要被對方承接,對方要接受下來,而不是用一份禮物把我的生氣反彈回來。

 

另一次是,這位朋友發生了一件困難,我熱心的提供協助,這個協助的背後,並沒有任何想得到回饋的心機,純粹只是遇見急難之人,臨時拔刀相助而已。過了幾天,這位朋友送來了一份禮物,答謝那天的拔刀相助。

 

說起來這是台灣社會裡,很合理、很自然的送往迎來,受人之恩,當然回報。以前,我也以為這才是有禮貌的人。可是,當我被人這樣送禮時,突然有一種「我單純的善良被玷汙了」的感覺。

 

也就是說,我沒有設計、無條件的給予時,我需要的是被單純喜悅的接受,只要這樣,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平衡了。但是,當對方給我一份等值的回饋時,我感覺我們之間存在的不是「朋友」關係,而是像這本書上寫的,是社會上那種「商業交易」的關係,我們之間沒有情誼,而是等值的以物易物。

 

寫到這裡,我懂了平衡是什麼。

靈性工作者之間常常談能量平衡,我付出我的天賦,對方付錢給我。好像不收費的服務,就一定會帶來能量不平衡的某些災難一樣。

 

但是,我現在懂了,為什麼我不收費的時候,一點也沒有不舒服。平常來預約的個案,當然是生意往來的關係,因此,規定了收多少,我就收多少。但是,當有朋友或是兒子女兒的朋友有些狀況,我覺得我可以提供協助,樂於免費的給出我的能力,而對方也很高興的接受,且真的看到對方得到了幫助,我就覺得我整個人都很舒服。這份被單純的接受,就讓我的給予,得到平衡。

 

我給出的愛,被單純的收下,我就平衡了。反而是,收到等值的回饋時,我感覺我的愛被拒絕,當然,我的勞力得到報償,但是,我的愛被還了回來,也就是我的愛被拒絕了。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