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坐在一張桌子旁邊,那個空間裡面,有許多桌子、椅子,全都是男人,只有我一個女人。

 

在我右側,站著一個年輕男子,面對著我問:「請問我們現在是要做什麼?」

我回答:「是要拍一部電影吧?」

年輕男子問:「總要有男主角吧?男主角是誰呢?

我說:「如果硬要說誰是男主角的話…….」我轉向我的左後方,用眼神指著坐在我左後方的男子說:「應該就是老師吧!」

左後方那位被尊為老師的人,立刻慌張的擺手謙遜的說:「哎!我哪裡是主角啊!」

 

我坐在那裡,觀看著整個工作團隊裡的每個男人,長相各式各樣,各個年齡層都有。覺得越看越有趣,心裡想著:「原來男人不管長到幾歲,都很幼稚,很小孩子氣。都會有很稚氣的行為,很不成熟的思想。並不是我原來以為那樣,各個都是英雄,各個都戰力十足。」

 

2.

 

我們似乎來到某個原住民居住的地方,往山坡上走時,經過一群穿著原住民服飾的男性身邊。他們是一大群,踩著某種舞歩前進,因此,我們走的比他們快。彎過一個彎道之後,我看見山坡上有一大群穿著白紗的原住民女性,她們穿的白紗雖然有各種樣式,但是,確實是西式婚紗。我心裡知道,這一大群新娘,在等著那一大群踩著舞步的原住民男子來迎娶。

 

過沒多久,男子群與女子群會合了,女子群跑過彎道迎接男子,等兩群人會合再度出現時,剛才那群穿西式婚紗的原住民女子,不知道怎麼會那麼迅速,已經全部換成了原住民的傳統服飾了。

 

他們開始一起跳起舞來,人數非常多,看來很壯觀,就好像再一個大操場上跳舞一樣。我走到路旁的水泥矮牆邊,在許多來看熱鬧的原住民之間,找到一個空位,就坐在那裡觀賞。

 

我的旁邊還有空位,有個原住民小孩跑來坐在我旁邊。

看著原住民的迎娶之舞,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有一種幾乎要落淚的感動,好像我終於回到久違的家,雖然大家都不認識我,但是我好高興這些人還保有這一切。

 

3.

 

我似乎去某個家庭借住,那一家人帶著我來到一間空屋。男主人說:「要是有誰來敲門,還是警察來找,都不用理他。反正我是借你住,又沒收錢,並沒有營利,根本沒犯法。」

 

男主人往我左手邊看去,露出驚嚇的表情。我跟著往那方向看去,那個牆面上,在我肩膀高度的地方,有一個圓形的洞,可以看到外面。在那個洞旁邊放著一個圓形木頭窗欞,有雕花那種。

 

男主人慌張的要把那個窗櫺裝進圓洞,但是,因為太慌張,裝不上去。他要在那個洞旁的兒子從外面裝看看,結果也是手忙腳亂的裝不上去。他轉而向站在左手邊的女人說:「老婆,你比較會裝,你幫我裝。」

 

女人順利把窗櫺裝上去,但是,我明顯感覺男人是看到某個人在洞口出現,才會驚嚇成那樣。我希望男人老實告訴我,這個房子有什麼問題。但男人說,沒什麼問題啊!沒看到什麼啊!

 

男人跟女人離開了,我站在我房間門口的餐廳,隱約感覺連接餐廳的走道上,可能有某種類似鬼魂的傢伙正要過來。於是,我對著走道,畫了一個靈氣的第一個符號,想做出結界,隔絕鬼魂。

 

我畫了符號後,感覺鬼魂已經往走道另一頭走去。但是,這時,男主人的其中一個兒子(是個大男人),從走道旁的一道門走出來,立刻看到鬼魂的背影,驚慌大叫,往餐廳方向衝來。

 

鬼魂被他吸引,跟著來到餐廳。但男主人的兒子一衝進餐廳,就往旁邊躲了起來。鬼魂直直往我撲來,我拿起兩跟棍子抵住鬼魂的肚子跟胸口,我感覺鬼魂非常堅硬而有力,我必須用很大力氣才能擋住鬼魂。我想保持與鬼魂之間的距離,似乎是出於一種潔癖,我不想沾染到鬼魂不潔或是負面的能量。

 

我很用力的推著我手上的兩根棍子,有一種想要刺穿鬼魂,置他於死地的氣勢。鬼魂看穿了我的意念,說:「你就算刺穿我的身體,我也不會死的。」說話當下,抵在他胸口那跟棍子,立刻刺穿了鬼魂的身體,而鬼魂依然行動自如,只不過縮短了我與鬼魂的距離而已。

 

這時候,我非常緊張的想起聖經中驅鬼的方式。我口中念著:「我奉基督耶穌之名,命令你離開這裡。」並且在鬼魂身上畫十字架。鬼魂被我壓在地上,我重複說著「奉基督耶穌之名,我命令你離開」,並急促的不斷畫著十字架。突然,鬼魂「砰」一聲,整個消失了,很有「魂飛魄散」的感覺,我想,我趕鬼成功了。

 

然後,就醒了。

我想,這可能是我晚上看了「康斯坦丁 – 地獄神探」影集的關係。但是,我也覺得這個夢或許有不同的象徵。從小到大,我不斷在夢裡遇見鬼魂,都是我被追到魂飛魄散,從來沒有一次正面交鋒的。現在,我終於跟鬼魂戰鬥,而且,我還打贏了,這顯然有歷史性的意義啊!!!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