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從家裡出發,我聽說這附近開了一間跳舞的教室,我很想學瑜珈,想去問問看,是不是有教瑜珈。我很驚訝於距離我家這麼近的地方,竟然就有舞蹈教室。

 

我走到一間兩層樓的房子前面,我看到一樓是一間商店。商店前面的走廊上,有一位老婆婆坐在那裡,似乎那間店是他的。我問她:「請問這裡有舞蹈教室嗎?」老婆婆指著上面說:「就在樓上,二樓。」我疑惑著要怎麼走到二樓,抬頭往上看,指著上方問老婆婆說:「是那裡二樓嗎?」這時候,從二樓窗戶冒出另一個婆婆對著我喊:「對啦!我兒子是老師。你要從商店裡面的樓梯上來。」

 

我走進商店,一進門就看到一座像是新裝潢的樓梯,有一些小孩子走了下來,接著我遇見一位年輕的女子,她說她是老師的妻子,她似乎要我往上走,說是那樣就會遇到老師。

 

我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我一直覺得教瑜珈的老師,應該是女性,我應該是在找一位女性的老師,沒想到也有男性在教瑜珈。當老師妻子要我上樓找老師時,我感覺好像得到的許可,被許可可以去找那位老師。

 

就在我要踏上樓梯時,我發現我的眼睛張不開,只能努力張開到一條很小的縫,幾乎看不見眼前的景象,只有非常小非常小的視野。我只好靠著那一點點的視野,摸索著往上走。

 

我來到二樓,發現地上舖著地毯,入口的地方有一排矮櫃,都是新裝修出來的櫃子,應該是讓學生放鞋子,以便脫鞋進入教室裡面。我正猶豫著要不要脫鞋時,男性老師走出來迎接我,我想要張開眼睛,以便跟老師好好交談,或是看清楚路,以便走進教室裡面。可是,我就是無法張開眼睛,眼皮非常沉重,我沒辦法打開。我向老師呼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張不開眼睛。」老師一隻手扶著我,用另一隻手放在我的眼皮上,把我的眼皮拉開。但是,沒有用,老師一放手,我的眼皮還是往下掉,蓋住眼睛,還是無法張開眼睛看。

 

我想不透怎麼會這樣,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

但是,下一秒,我突然懂了:「我知道了,因為我正在睡覺,我現在並不是醒著,我在睡覺,所以我眼睛是閉著的。我現在就像正在很深的夢境裡,掙扎著想要醒來,卻醒不來一樣,所以,我的眼睛才會張不開。」我心裡想,只要我從睡眠中醒來,我就可以張開眼睛了。可是,如果我張開眼睛了,那麼老師就會消失了,因為老師存在於睡夢之中。

 

接著,我就醒過來了。

我試著張開眼睛,果然,只要醒來,眼睛就可以張開了。可是,我也失去與夢中老師交談的機會了。

 

醒來後,還是覺得很疲倦。再度閉上眼睛,複習夢中的情節,以免一跳下床,夢境就全部糊掉。

 

總覺得這個夢很有深意,特別是三個女人兩個老婆婆以及一個年輕女人他們很像是某種引路人,引導者,向我指向某個該前往的方向。男性老師,則很有一種從現在開始,我將把陽性能量納入我的學習中的意味。

 

站在教室門口的我,顯然還沒有入門,正在啟蒙階段,不過,至少我來到門口了,也找到老師了,雖然只是夢中意像,但是,也可能在預告某些現實狀況即將發生。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