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事,似乎都急不來。

 

開始上占星三階之後,感覺自己對占星的理解,還停留在很破碎的階段,被我看過星盤的人,雖然每個都開開心心的回去,也驚訝於占星的神奇,但是,我自己還是很心虛。特別是今天,練習著明天要上課的梵谷星盤,我無論如何也無法單從星盤上就看出這個人是梵谷。

 

反過來推也一樣,我看見了星盤主人,也看見了星盤,但是,我沒辦法告訴你,你的創作衝動會帶你到達什麼樣的社會地位或名聲。

 

我也想像著,如果我在梵谷那個時代為梵谷看他的星盤,我會怎麼告訴他?我要如何預料到,當梵谷感覺生命走投無路自殺之後,經歷許多年,他將會揚名立萬?而這些對星盤主人而言,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又要如何在星盤上,看見那些細膩的情緒,所帶來的生命波折?我覺得那實在太困難,我們都只能說個大概,但是,每個人都那麼需要被細膩的傾聽與引導,我感覺我很難條理分明的說清楚一張星盤。

 

於是,最近常常喊,我在占星這部分遇到瓶頸了。我好希望可以很迅速的,完全消化掉所有的占星知識,可以清晰看見命盤的重點,並且指出一條可以往前走的路。

 

另一件讓我急的很焦躁的事情是,我正在思考的透特牌課程。

我想要用一種不一樣的方式來教透特牌,想要讓人可以透過身體、冥想等等方式,去自己深刻的體驗每一張牌的意義,自己與牌卡建立有生命的連結,不要給予知識性的課程,讓每個人很自然的在深度的體驗裡,就收下了許多神秘學中各式各樣的象徵意義與結構。

 

特別是,最近一期結束的塔羅課程學生,不斷的給我回饋,他們很興奮的報告著,依然很有興致的按照我給予的方式,每天抽牌,每天與自己對話,發現幾乎每天都有新的領悟,這使他們更加有興致繼續玩牌卡。

 

我聽到他們這麼說,我感到非常非常開心,這就是我設計課程想要達到的目標:讓自己的生命與牌卡直接產生關係,只要上完六堂課,就可以自己更深入的去理解牌卡,不需要一直依賴老師。我希望每個學生,都能夠獨立,單獨踏上自己的追尋之旅。

因為偉特牌有非常故事性的圖面,因此,我以Mary Greer21種解牌方法這本書為基礎,去設計我的偉特牌課程。從第一班到現在,內容增增減減,每一班都會上到一些部分相同,一些部分不同的課程。但是,基本的內容與教課風格是類似的,學生會在不知不覺間學會解讀自己的牌卡。

 

我也希望可以像這樣,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很自然的學會了解讀透特牌。因此,我開始重新閱讀我讀過的塔羅牌書籍,想從中找到靈感,並結合我這幾年學會的各式各樣工具。

 

但是,閱讀與反芻很花時間,腦袋裡模擬課程也很耗心力,似乎都不是那種「來寫吧」然後,花個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因為,我是要從無到有的創作出一種沒有人使用過的上課方式。

 

這比我在做偉特牌課程時困難,偉特牌的課程主要骨架本來就存在,我只是拿現成的書來用而已。這次,透特牌就考驗我的創作能力了。

 

兩件事情都讓我著急,都希望能夠一蹴即就,但是,同樣的,兩者都必須慢慢來。透特牌的課程必須慢慢想,慢慢架構。占星則必須累積許多解盤經驗,與星盤主人對談的經驗,然後才能真的理解書本上的知識與真實生命之間的關係。

 

於是,現在的我,可以做的事情,就像這張禪卡「正在經驗」所表達的:

 掃描0002  

去經驗當下的每一刻,每一個當下的領悟,每一個當下的感受,每一個當下迸發出來的想法,收集每一個當下,將會累積出我所需要的架構與理解。

 

急促的趕路,反而會遺落了每一個當下的收穫,最後,雖然奔跑到終點線,卻發現雙手什麼都沒有。就這樣緩步向前吧!收下每個當下被賜予的禮物,終點一直都在前方,不會消失,只要這樣堅持的往前走,總會走到終點,而且,獲得許多禮物。

 

緩步向前,全心凝視正在看見的、正在感受到的、正在流動的意念、正在閃爍的火花、正在波動的情感、正在變化的生命,然後,我就會漸漸漸漸接近終點,最後,終於抵達。

 

不要去管目標,也不要去想會不會到得了終點,就是去經驗正在經驗的人事物,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