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正在跟女兒談一件事情,似乎很認真,又似乎有一點點開玩笑的性質。我說:「如果我說對了,你就從這裡跳下去。」我說的是從七樓的窗戶往外跳。女兒也很認真的說:「好。」

 

接著,不知道為什麼,我跟女兒都同意是我說對了,於是,我若無其事的帶著女兒到窗戶邊說:「我對了,你跳吧!」

我正想轉身離開窗戶邊的時候,卻看到女兒真的打開窗戶,往窗外腳朝下的一躍而下。

我隱約好像聽到東西落地的聲音,似乎看到很多人圍觀著她的影像。可是,我沒有勇氣靠到窗戶旁邊往下看,因為我心裡很清楚,跳下去的人是我女兒,砰一聲也是我女兒,而致使女兒跳下去的人,是我。

 

我知道我應該下去,我知道我應該……..

可是,我有愧疚,我不敢。

這時候,兒子跑了進來說:「趕快去認屍,好像是妹妹,他們說她的樣子很可怕。」

我心裡有猶豫,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可是,我不敢講,只好表現的很有媽媽的樣子,慌張迅速的跟著兒子後面跑下去。

 

一走到樓下,就遠遠看見兩個人抬著擔架,擔架上躺著一個人,那個人全身都蓋著一塊布。我心裡知道,認屍就是要過去把布拿開,看看那個人的臉,可是,我害怕看到一張血肉糢糊的臉。而且,我明明知道布下面躺的人就是女兒,我根本不需要去掀開那塊布。

我猶豫著,擔架經過我身邊,繼續往前走。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了布下面的那張臉,是女兒的臉。女兒眼睛張的大大的,眼球往外凸,表情木然,一看就感覺那是一張死去而無法瞑目的臉。

 

我的心好像有一塊空掉了,我聲嘶力竭的哭號、吼叫,跟著擔架跑了起來。我似乎大吼著問女兒:「你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你知不知道,你活著,你就還有機會啊!」我似乎在質問女兒,但是,我心裡的某個地方有愧疚,覺得女兒會死,是因為我、是因為我、因為我。我的哭號裡,有一部分是悔恨,恨自己為什麼要那樣對女兒說,明知道她是個把每句話都認真聽進去的人,我為什麼要跟她那樣說?

 

夢就在哭號中醒來。

以前夢到哭、吼叫的夢時,醒來當下都會發現自己也正在聲嘶力竭的吼叫,或是眼淚就掛在眼角。但是,這一次,我醒來卻是平靜的,夢中的情緒沒有帶到現實,很清楚夢與現實是分開的。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個夢,從小到大我經常夢到母親死亡,後來也夢過父親死亡,這是我第一次夢到孩子死亡。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