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睡前,打開一張靈魂卡,詢問我當天的靈魂狀態,回顧我的一天。沒有詢問特定問題,只是與我的靈魂安靜相處。我發現,這是與靈魂卡工作最好的方式,因為靈魂卡不是塔羅牌,他不談各種觀點,而是你的靈魂處於什麼狀態。

30card   

 

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這張牌,我看見我自己,是被吐出來的那張臉,即使被紅色的憤怒包圍,我依然微笑著。我是那個聆聽者,我知道我被憤怒包圍,我知道說話者有憤怒湧現,但是我也看見那個憤怒裡,包含著多少的防衛、恐懼、渴望被認同、渴望得到讚賞,擔心被批判、擔心被貶低,於是,用憤怒的語言,擺出威猛的態勢,以便讓人知道,我是最好的、最厲害的那一個。

 

被吐出來的這張臉,周圍的線條流動、柔軟,整張臉自由漂浮在紅色圈圈之內,我讓憤怒的能量停留在我四周,但是,沒有影響到我,因為紅色沒有蔓延到我的臉上來。

 

然而,說話的那個人,不只吐出紅色能量,紅色還停留在他眼睛的四周與接近太陽穴的位置,連下巴也還沾染到一些紅色。他的臉上沒有表情,不透露出內在的情緒,但是,能量的顏色卻顯現出他真實的狀態。

 

原來,當週圍的情緒動盪不安,或別人有任何情緒時,我竟然可以當下看見情緒背後隱藏的深層恐懼,於是,我可以微笑,那個微笑帶著體諒,然後,我可以安靜的處在那團紅色火球之中,等待火球漸漸散去。

 

我有點擔心,我的微笑裡,除了體諒與理解,有沒有一點點驕傲?驕傲於我可以看見這些話語背後的恐懼。畫面中,對方是個巨大的存在,那張臉比我大上一倍。我再去感覺我自己我當下的感受,我想,當下我沒有顯示出更巨大的態勢,我依然是比較小的那張臉。那個微笑是,我理解眼前發生的事情,我好高興我不需要被別人的情緒影響,而且不會因此而批判自己。

 

說話者:我為什麼要靠別人?為什麼你會以為我要靠別人?我自己就很厲害了,你看看我累積下來的成績,不就證明我比那些【別人】更厲害嗎?開玩笑,我需要靠他們?他們算什麼?

 

我:沒錯,你不需要靠他們,你可以獨立完成,去做吧!去試試吧!

 

說話者略停了一下,紅色漸漸隱去。四周蔓延著失落的灰色與某種清澈的白色。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