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與花精同學透過skype通話,我們談著彼此的天真、愚蠢與善良。他狂笑我用根本賠本的價格在做個案,而他卻連費用也沒收。兩個人狂笑著,當下很高興這個世界上,有人與我一樣,過度天真與過度善良。

 

掛掉電話後,我安靜下來感覺自己,我發現其實我心裡確實在意著「虧本」這件事情。特別是當我的同學把「虧很大」這件事情點出來之後,我內在產生出一種不想繼續做的感覺,因為這是完全吃虧的事情,為什麼我要繼續做?

 

我走出房間,打開冰箱,倒杯水。

問自己:「我是真的吃虧嗎?我當初難道不知道這樣是賠本的嗎?」

我想了一想,我當初是知道的。

我做個案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增加調配花精以及諮商的經驗。一方面是因為我還不是獲得證書的花精諮商師,所以,我不敢也不願意收取一般的行情價,一方面也想用幾乎等於免費的價格,吸引人來讓我練習。

 

我問自己:

我練習到了嗎?有。

我有收穫嗎?有。

我的生命因此而更加豐盛嗎?有。

 

既然一開始時,我計畫中想要的,我都得到了,那麼我真的吃虧了嗎?賺錢,本來就不是計畫中想要得到的部分,我卻在做到一半的此刻,突然計較起金錢上的收穫,這不是很有問題嗎?

 

我發現當我計較起金錢上的收穫時,這一整個月諮商中感受到的快樂與滿足就被打了折扣,因為那個快樂變得不純粹,變得帶著委屈。原本覺得我不止收穫這麼多,還多多少少用收到的費用彌補一下我練習的成本,覺得自己還賺很大。這是用無形的收穫去衡量的結果,但是,當我反過來用有形的金錢去衡量時,就整個沮喪起來。

 

在我喝完一杯水的時間裡,我弄懂我在幹什麼了。

 

當我做這個花精計畫時,我設立的目標是獲取經驗,只要能獲取經驗,耗費我多少力量與金錢,我認為都是值得的。這是以我的價值觀,所設立的目標。

 

但是,當世俗的價值觀介入,我立刻懷疑起我是不是做了蠢事。然而,我忽略了這是兩套截然不同的價值觀。我用世俗的價值觀來評價我的計畫時,當然達不到標準,可是,並不能說我是錯誤或愚蠢的。

 

這就好像父親帶著兒子與一匹馬走在路上的故事一樣。用「敬老尊賢」的價值觀來看,應該父親騎在馬上,兒子跟著走才對。用「父母應剛照顧又小孩子」的價值觀來看,那麼父親應該拉著馬,讓兒子坐在馬上才對。用「保護動物」的價值觀來看,兩個人都不該坐在馬上。但是以「實用而省力」的觀點來看,人一直都是利用馬來乘載人或貨物,當然兩個人都要上馬才對,放著好用的交通工具不用,豈不是笨蛋?

 

用物質的獲得這個觀點來看,我是愚蠢的。

用經驗獲取的這個觀點來看,我是聰明的,我使用這個方式與這個價格,讓自己在精神上可以比較放鬆,可以在比較沒有壓力的狀況下進行我想要做的諮商。

 

所以,究竟是吃虧還是佔便宜?這是說不清楚的。

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堅持到底,好好去做,不管是不是符合世俗的價值觀,就像塔羅牌的愚人一樣,往前走就是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