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關鍵字:外顯的,走入人群,讓人知道我在想什麼或做什麼,照亮別人的路。

 

早晨,我突然感到很不舒服,胸口非常悶,悶到好像有重物壓在身上一樣。那種沉重讓我很沒精神,很想找張床躺下來休息。另一方面,又有一種無助的感覺,讓我很想哭。

 

我有點擔心,該不會我又被什麼什麼給跟上了?

昨天才建議朋友幫往生的親戚念經,今天我就被跟了嗎?

但是,這一次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有什麼跟著我,所以,我只是懷疑而已。

 

後來,為了詢問老師是否可以公開他的私人電話,我打了電話給老師。

我談完了正事,老師立刻問:「你還好嗎?」

咦?

本來差點想順口用很交際而客氣的口氣說「還好」。

但是,一想,不對,我不是還難過到莫名其妙的想哭嗎?

我回答:「今天不好。」

於是,老師開始送能量給我,說我被辦公室裡其他人身上不好的能量影響到。

放下電話沒多久,深呼吸幾次,我的四周就輕盈起來了,那種沉重與想哭的感覺剎那間就消失了。

 

同事們驚訝的問我:「用電話也可以治療喔?」

哈哈,對呀!

每個人都聽到我講電話了。

 

我抬頭看見坐我前面的同事,皺著眉頭走來走去。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有一件錯綜複雜的事情待解決,很煩,胸口悶。

我開玩笑的說:「原來那個不好的能量是從你那裡來的,難怪我剛才胸口那麼悶。」

我問他:「要不要試試花精?」

他好奇又興奮的點頭說要試,我就幫他噴了平常我用來消除不好能量的那罐花精噴劑。

 

噴完後,其他同事都說他亮了起來,也會笑了。

 

這一天,我感覺我把自己整個暴露出來了。同事們其實不太知道我在做什麼,知道我會塔羅牌,但是,不知道我也很正式的對外作占卜。知道我接觸一些課程,但是不知道實際是什麼。

 

今天,他們親眼目睹治療過程,雖然也不算看到,至少治療過程在身邊發生,我也讓他們看到我使用花精的方式,也稍微解釋了阿卡沙花精製作的過程。

 

這些事情,我以前都不太想讓他們清楚看見。因為,這些情節實在太像幻想故事中的情節,我一點都不想被當成神經病。

 

不過,還好,他們沒把我當成神經病,他們把我當成一個越來越神秘的人,知道很多他們不知道的神秘事情。還會作一些神奇的事情,像是塔羅占卜或是噴一噴花精就會讓人快樂起來之類的魔法。

 

另外,公開我的老師資料,也是另一種暴露。看到我改了又改的文章,就知道我對於暴露自己週遭的一些狀況或資訊,有多麼歇斯底里的猶豫不決了。

 

不過,同事還是疑惑的問了我一句:「你不是基督徒嗎?」

是啊!我在治療時,耶穌也有來安慰我啊!

我在心裡這樣想著,不敢太驚世駭俗的說出來。

我很正經的回答:「嗯,這是不分宗教的。」

 

說真的,如果以一般的宗教定義來看,還真是很有邪教的感覺,哈。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美君
  • 真巧...我昨天冥想時也是突然想到這張隱士...
    所有塔羅牌中我最愛這張...
    尤其是那盞燈....
    每次看到都感觸良多...
  • 那盞燈, 會讓你想到什麼呢?

    Jade 於 2009/07/17 08:14 回覆

  • sin422
  • 我有時也搞不清基督教是否否認塔羅牌..
    因為塔羅牌中也有基督教的神話, 如: 戀人牌, 講述人類的錯誤選擇引致滅亡..
  • 是塔羅牌借用基督教的故事
    在那個生活在基督教世界的時代裡, 借用基督教的故事, 應該是很正常的

    我想, 天主教或基督教應該是將塔羅牌視為惡魔的工具吧

    Jade 於 2009/07/17 08:14 回覆

  • sin422
  • 嗯嗯..
    我都聽過天主教教會叫塔羅牌做"惡魔聖經"同"惡魔圖畫"
  • 美君
  • 會讓我想到....
    a.若不是旁邊的黑暗..那盞燈不會那麼亮..所以很多事都有它很多面向...
    b.有時冥想時心中想著一盞燈就會很專心...
    c.想更遠一點....雖然身處黑暗..但至少還有一盞燈可以繼續向前走...
    好像我之前所祈禱的...
    我不能祈求永遠都不要有黑暗...但至少黑暗來時給我一盞燈..或者其他解決的方法..
    好讓我知道該如何走下去....
  • 我喜歡妳的回答, 你真的很認真在看待自己的修行
    也讓我感到有真實的溝通與交流

    一盞燈, 果然有很多可以想的

    Jade 於 2009/07/18 21: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