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收到「巧克力戰爭」這本書,兒子就跟我預定了要接著我後面看。兒子看完後,找我討論時,我發現我們討論到一個問題:「英雄是命中注定?或是一種選擇?」

兒子認為如果不是守夜會的人,找傑瑞執行任務,以傑瑞的懦弱個性,根本不可能抗拒巧克力義賣的事情。傑瑞只是順水推舟,並沒有想做英雄,他甚至只是懦弱的照著已經漸漸習慣的方式繼續做下去而已,他並不見得有什麼勇氣。兒子想說的是,他不過是運氣好,剛好碰到可以當英雄的狀況,任何人遇到這種狀況,也都會做出相同的舉動,沒什麼了不起。

兒子這麼說的時候,我想起書中有一段,描寫傑瑞在執行任務期限結束後的第一天,那是他可以屈服,可以回答:「我願意賣巧克力。」的第一天。他坐在位子上,掙扎煎熬,出於某種理由下,他依然回答:「不。」也許在前十天,傑瑞的反抗,是一種被迫,一種命中注定,可是,在此時此刻,傑瑞的與眾不同即反抗,卻是傑瑞自己的選擇。

即使在十天前,傑瑞屈服於守夜會的勢力,答應拒賣巧克力十天。當時的傑瑞,依然做了選擇,他選擇屈服。十天後,他選擇繼續拒賣巧克力,他選擇的是忠於自己,不再屈服。

我問兒子:「當我們說某些人做某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時,是時勢造成了那個人的成就。如果我們能遇到這樣的命運,我們也可以像他們那麼了不起。當我們這麼說時,會不會是我們拿命運來當藉口,好推託我們自己不敢選擇去承擔?」

兒子很不確定的說:「還好吧!?」
「那麼如果把你自己放在傑瑞的位置上,十天過後,雷恩修士點名點到你的時候,你會怎麼回答?你會回答『不』或是『願意』?」
「我應該會選擇去賣巧克力。」兒子說。
「為什麼呢?你不是說傑瑞其實是面對命運給的狀況,不得不繼續下去,或是說只是順便繼續下去而已,那為什麼你不順便繼續下去呢?」
「跟大家不一樣,很危險啊!而且,你看他最後還不是被打進醫院去了?」兒子說。
「所以,你在十天過後的第一天,你應該會回答『願意』?」
兒子說:「對。」
「在那個點,有不同的回答時,後面的情節有沒有可能會截然不同?」我問。
「有可能。」
「所以,你還會覺得一個人去做一件很與眾不同的事情,是因為命中注定,而不是因為個人的選擇嗎?」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