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是,今天開始,有一種強烈的憤怒要爆發。

那種憤怒是,我覺得我被虧待。我覺得這個世界不公平,至少是對我不公。

 

可是,另一個有在修鍊的我,也認真幫我評估了狀況,很真誠的說:「這些人的態度、表情、對你說話的用詞,都出於他們人生的種種波折困頓,使他們會這樣對待你。但是,換一個人來承受這種對待,也不過一笑置之,就像昨天那個提醒你人生要快樂的人,他顯然就會豪不在意。而你,你就會深深的憤怒,感覺整個世界的人都在欺負你,都在不屑你,都在挑你毛病。」

 

這個「我」說的話,我全部聽得懂,可是,被虧待的感覺,卻沒辦法壓抑,我感到很憤怒,為什麼我需要被如此對待?

 

結果,我開始感到煩躁,說話口氣顯得過度認真而強勢,我無法柔軟,因為人家都欺負到頭上來了,我還能不開槍作戰嗎?

 

更讓我生氣的是,我覺得這些人虛偽之至。在大家面前,說話口氣就顯得很低調,只會在字裡行間拐彎給人難堪。而我,因為覺得人就是要光明正大,所以說話大聲,甚至可能還表現出憤怒。

 

另一個有在修鍊的我,也露出那種嘲笑我的表情說話了:「說真的,就算耶穌給你建議,恐怕也不會要你這樣硬梆梆的、大聲到讓全世界都聽到的方式去溝通。他可能會請你更有技巧、更有心機一點說話,調整語氣、音調,還有多注意一下隔牆有耳。」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我知道所有技巧,我畢竟是很強的雙子,我知道怎樣用盡心機去說話,可是,我不願意(月亮魔羯是很有正義感,正義到很僵硬)

 

我隱約看到那個發神經的我,在莫名的發脾氣,還表現出一種讓人很想巴我頭的態度,說出很直白的話,去惹惱一堆人。

 

可是,同時也存在一個無力阻止怒氣產生的我,觀看著,只能讓一切在眼前發生。什麼都知道、都了解,但也只能讓該發生的發生,該了結的了結。

 

這又是紫色之光的關係嗎?

好難搞的紫色之光啊!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