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我非常專注於製作我的玫瑰花,我使用花崗石,利用美麗的、帶著點紅色斑點的紋路,想要展現玫瑰的生動與色彩。石頭的堅硬,經常刺傷我的手,但是,我期待著,當我完成我的玫瑰花,我可以欣賞到玫瑰花的新鮮、美麗與香氣。

 

許多年過去了,我用我的雙手,用簡陋的工具,一鑿一刻,我的玫瑰終於成形了。我多年來的生命都耗費在這朵玫瑰上,都把自己關在這間洞穴裡,雕琢我夢想中的玫瑰。我注視著這朵已然成形的玫瑰,即使花瓣上有花崗岩的紋路,有淡淡的天然粉紅,但是,玫瑰沒有香氣,當風吹進洞穴裡來時,玫瑰花並不會隨風飄動。

 

我感覺我耗費了所有的生命能量,換來了一朵虛假的玫瑰。我甚至快要遺忘,真實玫瑰在風中搖曳的姿態如何嫵媚,忘了真實玫瑰的香氣如何香濃迷人,也忘了真實玫瑰的花瓣,撫摸起來是如何的柔軟動人。

 

如果我雕琢這朵花崗岩玫瑰的目的,是為了看見玫瑰生動的色彩、迷人的香氣、柔軟的撫觸,那麼看來這朵虛假的玫瑰絕對無法滿足我的渴望。我要如何滿足我的渴望呢?此刻,一切顯得那麼清晰、簡單,那是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想過的事情,因為我實在太專注於留在洞穴裡,製作我的玫瑰了。

 

滿足我的渴望的方法,就是走出洞穴,去尋找玫瑰。去玫瑰園裡,感受玫瑰的香氣,感受玫瑰花瓣搖曳時,碰觸到身體的柔軟感覺,去看見玫瑰艷麗的紅、嬌柔的粉紅或深邃的紫蘭,以及柔嫩的黃。

 

走出洞穴,需要勇氣。陽光熾烈,我仍然遲疑於洞穴之內與洞穴之外。甚至因為在洞穴裡太久了,我也開始懷疑起「玫瑰園存在的真實性」。

 

遲疑之間,我詢問自己:「如果玫瑰園並不存在,那麼我是否,應該守住我僅有的,花崗岩玫瑰?」然而,如果我是一部電影,也許觀眾已經急到想衝進螢幕告訴我說:「玫瑰園當然存在,你這個笨蛋!」

 

然而,即使愚蠢,這依然是我真實的掙扎。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