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透過火光,我看不太清楚圍觀每一個人的臉孔,我知道我摯愛的人也在其中,還有那些我曾用我的全心全意給出教導的人,以及我用各式草藥、魔法,給過幫助的人。當然還有許多對我抱著好奇的人,有人覺得我是有智慧的女人,有人認為我是惡魔的使者。有人厭惡我,認為我是個自以為是的人。有人對我充滿好奇,想知道所有神奇的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但是,找不到答案之後,感覺惱怒。

 

我看著眼前所有這些人,四週的火焰似乎沒有想像中的熱,全身最痛的地方是我的心,我的心感到被撕裂、遭到背叛、不被信任、傷心欲絕、受傷。我曾說過的話,我曾做過的每件事情,都成為我的罪證,從我心愛的人口中說出來,從那些平日敬愛我的人口裡說出來,成為我必死的理由。在火焰中,我感受到強烈的孤獨感,所有人都離我遠去,他們在遠處觀看我,觀看我的死亡。

 

淚眼婆娑看著每個人,耳朵聽著現實世界中,播放著的女聲吟唱,那聲音使我憶起另一個畫面,那是一場夢,夢中有個年老的女巫拉著我的手,對我唱著古老的咒語。我感受到一種傳承,從老女巫手中傳承到我手中。在火焰裡,我很想大聲問她:「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這樣一天,我必須站在這裡,經驗這一切?」我想念老女巫的吟唱,好像在那樣的吟唱裡,我一定會是安全的,我可以盡情使用我的能力,不需要擔心。

 

當音樂響起,心輪劇痛,我沒想過會這樣痛哭流涕。立即盤腿坐下,右手放在心輪上,心輪的痛轉為淚水,看見自己,是在火柱中痛哭的女人。我仰頭望天,我感受到與天的連結,我幾乎以為聽到上天的聲音,說,這是我該有的結局。只是,能不能,能不能不是這樣心痛的結局呢?我不禁問,不禁看著上方,大哭失聲。

 

心裡,聽見另一個聲音說:「你可以說你自己想要說的話,可以寫你自己想要寫的東西,你可以憑空創作,不用擔心因為是你的創作,就遭到傷害。那個時代已經過去,那是過去的傷痛,要跨越那樣的傷痛,就是去面對。面對的方式就是,從現在開始,接收靈感,創作完全屬於自己的東西。你可以去做的,不用擔心,這是真的。不會再有被判,不會再有指控。當然,你可以選擇更謹慎、更隱密的方式展現自己的創作,沒問題的,你可以選擇,沒有人可以強迫你。」肉身的我,聽著CD中的女生吟唱,有一個好深的渴望,強烈的吶喊著:「我好渴望,像這樣表達我自己,像這樣放聲嘶吼,像這樣毫無顧忌的創作。」我知道,我說的不是唱歌,而是毫無顧忌的創作,不管是聲音展現、文字創作或任何途徑的表現。

 

內在的畫面轉變,音樂聲轉為柔和而悲傷。

我看見自己像是透明的煙霧,或是燈光投射出來的影像,圍繞著火焰的餘燼漂浮,我不太能看清已經不成形貌的我的身體。我緩緩前進,經過每個我摯愛的人身邊,我撫摸著他們,然而他們毫無所覺得看著火焰。我順著他們圍繞的圓形前進,我碰觸著他們每一個人,愛我的、恨我的,我都感到深深的悲傷,因為我將要離去。離開這有趣的世界,離開所有參與我生命的每個人。

 

下一次,你要什麼樣的人生?我看見自己在虛空中問著自己。想到有那麼多麻煩的課題要面對,我不禁對自己說:「休息一下再說。」

 

張開眼睛,所有的影像都消退。

只剩下哭到歇斯底里的我。

好吧!既然這一生都已經來了,就奮力一博吧!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