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來問我:「你會不會解夢?」

我想,夢,是影像、圖像,類似於塔羅牌的圖面,也許,可以說點什麼。

於是,我回答:「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解,但是,你可以說看看你的夢。」

她說了她的夢境情節,我說了幾種我認為可能的解釋,從一般人可能的理解,民俗的說法,一直講到以塔羅牌的象徵方式來解說,並回應到她生活中的感受。

問者點頭說,象徵的解釋法,很符合他現在內在的感受。

其實,我心裡對於我使用的象徵方式,有點不確定,那是我在塔羅牌上使用的手法,我不知道使用在夢境,是否也行。

對方的回饋,令我覺得驚奇,我想,喔,原來這樣解夢也行。

 

與對方談著談著,突然有一股能量靠近,背後有一股寒冷,逼我回到民俗的解釋話題,使我不得不又對問者說了一些我覺得那股能量想要對她說的話,說完後,能量離開,身體再度感受到溫暖。

 

於是,我又想,也許,一場夢,同時可以用幾種方式解釋,都可以精準而多層次的說中對方的心事。

 

回家後,洗菜、煮飯、洗碗,我都在想著這次的解夢。

我想的是,我使用的象徵方式,是對的嗎?這樣解夢,可以嗎?

 

突然,有一句話閃現:「來找我解夢,當然用我慣用的象徵、比喻、解釋,誰能說誰使用的象徵才是對的呢?既然找的是我,當然用我的。沒有什麼對或錯,就是這樣。」

 

好吧!就這樣,結案。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