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水煮蛋煮熟的這段時間,電視關著,家裡沒有其他人,只有我自己。我突然發現,「我的」世界很安靜。我品嘗起這份安靜,我聽到瓦斯爐上,煮水煮蛋時,水沸騰的聲音、蛋碰撞鍋子的聲音、火燒著瓦斯的聲音,然後,我聽到冰箱馬達旋轉的聲音、窗外馬路上偶爾駛過車輛的聲音,轉回室內,聽見小貓打哈欠的聲音。

 

於是,我發現,此時此刻,我真實的與我自己在一起。只有我自己,沒有其他。我所謂的其他,是生活中無孔不入的電視聲、收音機聲、電腦聲、手機聲、音響裡傳來的音樂聲。我們似乎無時無刻不曾停止接收聲音,無時無刻需要「某樣事物」的陪伴。

 

突然,我甚至聯想到,我連「冥想」都需要音樂陪伴。

 

也許,我已經遺忘了如何與自己相處。

然而,當我在想著這些文字的時候,突然感到可笑。我真的「與我自己」「單獨」而「真實」的在一起嗎?

 

並不是。

 

我在想著這些文字時,我其實假設著,我在對著某些聽我說話的人說著,或是為那些讀我文字的人而思考。於是,我以為我很純粹的與自己在一起時,我其實是跟一大群我認為存在的人群在一起。

 

似乎,脫離這個世界,只剩下自己,或是連自己都消失,是一種可怕的事情。我總要抓點什麼,然而,卻又矛盾的想要進入「空無」的境界,想要與源頭連結。我很疑惑,我,真的有能力,放掉所有,進入那個什麼都消失的世界嗎?

 

能不能,放掉頭腦的運作、情緒的依賴、物質的渴望?能不能,我,又在,又不在?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