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中午,我搭乘火車去台北。車廂裡人很多,到了桃園站時,上來一個年老男性,站在我左手邊。火車開動後,我開始不斷打嗝(不是吃飽後那種打嗝),開始感到暈車想吐,很像不管是被做了什麼療癒時的排毒反應,或是周圍有不舒服能量時的排斥反應。總之,就是暈到很想吐,卻吐不出來,整個有快暈倒的感覺。

 

當我背對這位老年男性時,會得到短暫的舒緩,可是,這樣不太好拉火車上的拉環。我撐到板橋下車,在月台上的位子坐下來,休息一下子,為自己做一下靈氣,打嗝與暈車的現象就消失了。但是,感覺身體很虛弱。

 clematis  

我不禁想,這到底是為什麼?自從四月份在上昆達里尼期間的嚴重暈火車之後,就很久沒這樣暈了。難道是我最近又開始每天為自己做靈氣,又把自己的身體弄得太敏感嗎?

 

星期天在家裡看書時,回想這段經驗,突然想起「鐵線蓮」這款花精,我記得不知道是哪本書或是哪位老師,曾提到暈眩、暈車這類症狀,可以使用鐵線蓮來緩和。適用的原因是,鐵線蓮主要對治的是心不在當下,放在遙遠的未來。嗯,這麼說好像不清楚,舉個例子來說明,似乎會好一點。

 

比如芭蕾舞者轉圓圈,他們轉十圈、二十圈、三十圈,為什麼不會暈頭轉向?為什麼還能接續下一個舞蹈動作而不會跌倒?據說,他們總是會設定一個基準點,每一次轉圈都是從那個點開始,也回到那個點,他們專注在那個點,所以眼睛不會隨著轉圈時看到的事物而轉動,於是也就不會暈了。

 

另外一個例子是,當我們坐車在山路上彎繞時,如果我們定睛看著前方,跟隨著路面的線條前行,就比較不會暈車。如果我們是東看西看,就很容易感覺暈眩想吐。

 

鐵線蓮說的是,我們沒有把心定在當下,我們的眼睛、我們的心,漂浮在遙遠的遠方。於是,我們會被身邊來來往往的事物,弄得暈頭轉向。

 

我的暈火車,也可能是因為我太開放我自己,接納了所有來來往往的能量,於是把自己搞的頭暈目眩。我現在還學不會怎麼定住我自己,怎麼讓周圍的能量通過我而不影響我。那麼,鐵線蓮有沒有可能可以協助我,聚焦在某個點而不暈眩呢?

 

於是,為自己倒一杯水,加兩滴鐵線蓮。看書時,渴了就喝。

從八點多一直看書到中午十二點,看的書是「靈魂占星筆記」,沒有看到頭暈,也沒有想睡覺。

 

午餐後,把剩下的水喝光。

下午出門去寵物用品店搬貓沙與貓飼料,再去大賣場採購生活用品。星期天的大賣場,人群擁擠,感覺四周空氣浮動,但是,沒有暈,沒有不舒服。

 

回到家,五點多。感覺搬重物後的身體疲倦,但是,沒有那種暈眩與想吐。也沒有平常在四、五點多就昏眩想睡覺的感覺。

 

這使我想起我的海王六宮,使我在生活中失去方向感的位置,也許,鐵線蓮會是我這個海王六宮的生活良伴。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