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這本書來看時,以為可以看到很多奇妙的通靈故事,沒想到作者寫的很平實,沒有太神奇的故事,卻也提供了很多關於「從事通靈」這一行的一些行為守則。我覺得把「通靈」這兩個字,換成「靈性工作」,也是說得通的。我用這個觀點去讀這本書,發現也挺能在我目前所做的事情中,給我一些提醒與共鳴。

 

()

 

別忘了,你無法經由學習變成通靈人,也無法花錢就買得到通靈能力,它是一種天賦。(P134)

 

能不能經由學習而得到通靈能力?這是我一直很疑惑的部份。不久前,我閱讀過歐林的「開放通靈」,歐林說,可以藉由練習來學會通靈。可是,我照著書本上的練習去做,沒有任何通靈現象發生,當然有可能是我練習錯誤,或練習的不夠深入。但是,我也觀察歐林書作者羅珊納的通靈經驗,似乎他個人本來就有這樣的體質,只是透過各種工具,開啟並加強了通靈能力。

 

於是,我一直在想,也許,通靈需要天賦,所有的通靈人都是天生就有這項能力,就像有人天生就比較容易學會寫作,有人天生就比較擅長運動,有人天生就比較擅長繪畫一樣。我們當然可以透過訓練,學習寫作、運動、繪畫,可是,我們若沒有天賦,在這些領域的發展就有限,無法成為專家。

 

我想,歐林所說的「每個人都學得會通靈」,是一種業餘性質的通靈。像是偶爾的心有靈犀,認出某些看似巧合卻安排的剛剛好的事件,或是偶爾可以看見某些模糊的靈視。那是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的一點直覺與感應,經由練習,可以開發更多,卻也僅止於此。

 

但是,專業的通靈就不一樣了。

本書作者的通靈,我覺得就是那種有天賦的、專業的通靈。至少他看見的畫面清晰,說得出名字、事件、狀況、環境等,而且,他所說的內容都是可以求證的內容,不只是似是而非的靈修建議。

 

作者提到,如果我們去找一個通靈人,在毫無資料提示下,這位通靈人可以說得出你個人很私密的一些資訊,客觀確認無誤的話,那麼這位通靈人給予的生活或靈修上的建議,就多少可以聽。但是,如果一個通靈人對你個人的資訊,完全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那麼他給予的那些建議,就不需要聽了。

 

我覺得這個判別標準很不錯,我們雖然不該對人完全不信任,但是,我們也不該盲信。

 

()

提供人家意見,有一部分的功課就是要學會放手,不要執著於替每個人糾正錯誤的念頭。(P158)

 

這真是個很好的提醒,我在解讀塔羅牌的時候,也常常有很多話要說。但是,並不是每句話都說出來就是好的,說出來的唯一好處就是:我不需要憋的不舒服。可是,有時候,對方還沒準備好面對我所說的內容,他會產生生氣、抗拒、反駁等等反應,這時候,我就常常會興起想要說服對方的念頭,並希望他當下就能看見真相,並扭轉自己人生的方向。

 

因為,我怎麼可以眼睜睜看著一個人一直往絕路上走去呢?而且,我明明在牌面上看到有其他路可以走,我怎麼可以不指出那條路,並說服他再試一試呢?

 

然而,我們不是神,我們不見得知道真的最好是什麼。

作者在書裡提到,在911事件發生時,在他的靈視裡,看到有一些人的身上,有光照著他們,有神的手伸出來保護他們,使他們免於死去。但是,同樣的神的手,卻也伸出來帶走許多人的生命。誰離開,誰留下,不是我們能決定,我們只能臣服,並相信結果是最好的。

 

面對個案或任何尋求塔羅牌占卜的朋友,我希望我也能學會「放手」。盡我所能說出我必須說出的話,然後,就放手,不再追逼。

 

()

當然,我們要記得斟酌再三,除非訊息夠明確,否則沒必要讓別人知道。通靈人必須小心,不要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把自己的負擔加諸於別人身上,我們必須為對方的利益著想,而不是替自己想,如果不是對訊息接收者有利,不如請求你的指導靈,解除你的訊息負擔,必要的話可以寫在日誌上,多想無益。(P91)

 

讀到這段話,我就想起我剛開始為人做占卜時的困惑:哪一些訊息該說,哪一些不該說?後來,我乾脆在占卜前,就先做個冥想,與我周圍的那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指導靈、天使們說,請只讓我看到我必須對個案說的內容,而且是個案必須聽到的部份,其他的就不要讓我看到。

 

這樣,我就不需要去分辨,我內在浮現出來的話,到底能不能講?到底是不是對個案有益?畢竟我對個案的個人資訊毫無了解,我根本無從判斷。

 

幸好,當我這樣祈求時,我經常遇到的情況都是「幸好我當時把該說的都說了」,因為有些我認為無關緊要的話語,竟然會是整個占卜的關鍵,因為那很可能與個案私人的某個細節相關。但是,為人占卜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些什麼。

看到作者說「請求指導靈解除不必要的訊息」,才發現我不知不覺間也做了相同的動作。只是我不是通靈,我只是解讀塔羅牌而已。

 

()

 

年輕人的眼神熠熠,隨著年紀漸長,往往會失去它的光彩。秘訣就是確保那道光,亮而不滅,它是靈魂的反照,千萬別讓它熄滅了。(P16

 

我記得多年前,在我剛分居,非常迷惘於未來的時候,我曾花了3000元,去找一位算命師為我看手相、面相。那位算命師說,我的眼睛是藍色的,通常人長大後,眼睛的顏色就不會再是藍色的了。還維持那個顏色的人,是內在很純真的人。以世俗來講,就是還很單純、很幼稚、不世故、對這個世界還充滿好奇。

 

也許,那就是作者說的「那道光」?

 

(五)

有道德的通靈人不會希望他們的委託人在生活上諸事都靠他們,我們希望委託人能夠靠自己的力量振作起來,好好發揮自我,更重要的是,過得快樂。(P148)

 

這句話說的,就是我現在努力的目標。

 

其實,我的個性也是很怕有人黏著我,什麼事情都要來尋求我的意見的話,我也會很困擾。而且,若有個案怎麼講都聽不懂,絲毫沒有進步的話,我也會覺得太沒成就感。我的成就感來自於我的個案自己就能領悟到,該如何面對自己現在的狀況,可以獨立自主去找到方法,並終於可以靠自己得到快樂。當我聽到他們分享自己內在自然湧現的喜悅時,我就覺得很開心,我只是一個觸媒,他們自己才是解救自己的最大功臣。

 

不管花精或塔羅牌,都只是一個觸媒,都無法完全改變一個人。

只有自己,才是改變自己人生的關鍵。

 

沒有人可以在這件事情上居功,只有當事者自己。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