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整理一個抽屜壞掉的五斗櫃,那個櫃子的抽屜無法關上,也無法完全拉出,要拿抽屜裡的東西需要一點點軟骨功的技巧。由於櫃子主體並沒有任何損傷,只要更換一下抽屜的滑軌,應該就可以使五斗櫃死裡復活。因此,我一直把五斗櫃放著,勉強的使用著,總以為有一天會有人來修理滑軌。

 

但是,最近越來越覺得不能用的東西或很久不用的東西,就應該清除掉,不需要存放起來。特別是像櫃子這類東西,我們並不是讓櫃子進垃圾場,而是讓櫃子資源回收,也許回收後,資源回收處的人可以修理滑軌,用便宜的價格賣給其他需要的人,這不也是一種能量的流動嗎?

 

另外,還在整理一個書櫃,把書櫃裡的書全部裝箱捐出。我一直存放著那些書,無論搬到哪裡,都要扛著這些書,即使我可能十年都沒碰過那些書了,我依然覺得不可借出,不可遺失,必須一直一直跟著我,因為那是屬於我的書,而且,說不定未來我的孩子會想讀這些書啊!

 

然而,最近卻覺得,這些書是因為我想要才買的,並不是孩子想要而買的。因此,如果我自己都不去碰他們了,為什麼還要留下來?孩子們未來想讀什麼書,他們自己可以去購買,為什麼我期望他們想讀我的書?如果書捐出去,可以遇到其他想讀他們的人,這不也是很好的能量流動?

 

整理的時候,我突然發現,為什麼?為什麼我這次丟東西,是這麼不拖泥帶水、不會依依不捨?我覺得我在使房子空一點,也在使我自己的內在空一點。而且,一想到東西離開我之後,還會有其他的人使用他們,我就覺得我不是在丟棄東西,而是讓這些物品的生命,再度流動起來。

 

甚至,即使書被丟進回收場,我都覺得沒有關係。至少他發揮了部分的功用,他可能進入紙類的回收工廠,然後轉變成再生紙,獲得另一種形式的生命,這豈不是也很好?我不覺得這樣有什麼遺憾。

 

為什麼?對於眼前的所有事物,我不再以遺憾的角度來觀看了呢?我不再擔憂會失去什麼了呢?

 

我不禁想,這跟SRT有關嗎?我不確定。

不過,有另一件事情,我比較確定與我做過SRT有關。

 

做SRT時,有談到我的工作。當時得到的結論是,我必須繼續做我現在的工作,不管是不是在同一家公司,總之,就是這個類型的工作,要一直做到我退休的年齡。因為這是我賺取金錢的途徑,是我必須做的工作,我也有能力做。我之所以總覺得想逃開這份工作,只是因為我想逃避責任、逃避困難、逃避挑戰。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結論使我回到工作崗位上時,心態有了一些轉變。

原本在工作時,我總會在心裡自怨自艾的想:「我根本不喜歡這種工作,我也不適合這個工作,我根本沒能力做這個工作,我應該去找一個更適合我的工作。」於是,工作時就很不起勁,遇到困難時,就很想請假不上班。總以為還有一個更好的地方,可以讓我安身立命,所以,工作時,心思都飛到那個不知道哪裡才有的更好的地方,處理問題時,顯得心不在焉、心浮氣躁、怨氣不少。

 

但是,現在面對工作時,我突然變得很「認命」起來。我非常清楚認識到,我「有能力」做這份工作,而且,這是「我的」工作,工作中遇到困難,不是因為我缺乏能力,而是每份工作都難免遇到難題,當我遇到難題時,我要做的是去面對難題,解決難題,而不是哀怨自己能力不足。

 

而那個「更好的地方」,只是我的幻想。

當下所在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地方。因此,我不需要逃,也不能逃。我除了面對我的「當下」之外,我別無選擇,或者該說,沒有比這好的選擇了,這就是最好的選擇。

 

我都已經做了最好的選擇,站在最好的地方,做一份最好的工作了,我還要去哪裡呢?

 

因此,現在工作中的心情比較平穩。遇到問題時,第一個念頭是:「現在怎麼處理比較好?」而不是:「唉,我實在不適合做這個工作,如果可以找到更適合我的工作,我就不需要在這裡處理這種問題了。」

 

對於工作的轉念,我比較確定是跟做完SRT有關。

這一篇算是做完SRT之後,觀察自己的轉變所做的紀錄。

隱約覺得那些轉變與SRT有關,但是,自己也不能確實證明兩者之間的關聯。只是最近並沒有再做其他的療法,這段期間也沒使用花精,因此,功勞給SRT,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才是。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