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朋友談話中,我漸漸發現,每個人有自己不同的路。

 

朋友這一年才開始接觸新時代的種種事物,最近才去學了靈氣。一開始,他很混亂的完全接收我的意見,買下我推薦的每一本書,有問題就來問我。但是,他漸漸發現我給的答案,是他做不到或體驗不出來的。也就是說,我有體驗的東西,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但是,他在做靈氣時,有能量進出的清楚感受,這卻也是我一直無法了解的部分。讓他在我身上做靈氣練習時,我確實感受到一種很純淨的品質,會帶領我一起安靜沉入其中,我會立刻開始打嗝排毒,這是我給任何人做都不曾感受到的。

 

身體療癒方面的書籍會非常吸引這位朋友,我才漸漸發現,我必須放開他了,因為他正在走自己的路,我不該用我的方式去影響他的追尋。

 

尤其是我們感受的方式不同。

 

他會先從身體的反應開始感受,而我,總是越過身體,越過感覺,我只有一種無法讓別人理解的「直覺」,他至少還能講有東西從頭頂進入,或是身體振動,而我,卻什麼也沒辦法說,我無法解釋我的「了解」來自哪裡。

 

他想要先從身體開始,因為他還不知道進入「心」的途徑。而我,先有「心」的感受,再去試圖建立外在的結構與理解。

 

他工作的方式,是先從不用頭腦的身體療癒開始,我說不用頭腦,並不意味著愚蠢或無腦,而是先放空,不去想理論結構,不去想道理,就先去觸碰,去感覺身體的變化,至於有沒有道理,暫且先不管。他可以耐心的在沒有答案的狀況下,安靜做靈氣。

 

而我,需要知道每個當下是怎麼回事。感到莫名其妙,就會沒辦法繼續做下去。所以,我會覺得靈氣很無聊,不管有沒有振動,有沒有感受,都因為我無法理解那些感受是什麼,心智沒有任何活動,而感覺不耐煩。

 

於是,我突然理解為什麼上次做SRT時,高我會說,我的志業只有三件事情,就是花精、占卜、塔羅,這三樣東西都跟心智活動有關,都是當下要理解意義,做出決定或給出說法,是我自己就可以理解,當下自己就可以努力找到答案的工具。

 

我需要走心智活動強的路,沒有心智上的收穫,我就會覺得沒有收穫。

朋友需要走身體療癒的路,不一定需要心智活動,只要身體上能展現出變化,他就會覺得有實際上的收穫。

 

事實上,我最近也有在偷偷嘗試SRT,我買了SRT初階的書,想知道究竟SRT是什麼,也想先試試我到底行不行,行的話才要去上課,不行的話趁早死心。一試之下,發現這個系統也跟心智活動很有關係,很對我的胃口。然而,朋友卻覺得SRT包含太多他不了解的東西,不像身體療癒這樣具體實在,他覺得太複雜,就像他也覺得占星太複雜一樣。

 

於是,我理解了。

我們不需要每個人都是全能的,我很高興他喜歡身體療癒這一塊,而我喜歡心靈療癒、以及與心智活動比較有關的這一塊。這麼一來,他可以提供身體療癒,我可以提供他心靈的方向。

 

我不需要努力去做我不擅長的部分,他也不需要針對他不擅長的部分努力。

我們都只需要做我們最喜歡、最有成就感的部分,然後,與對方分享這些東西的好處,那麼我們的生命就會加倍豐盛,這不是很好嗎?

 

因此,我不需要再「忌妒」(哈哈)他在身體上的敏銳感受,對能量的清晰了解了。

他也不需要羨慕我可以輕易為他解牌,以及我莫名其妙的直覺與領悟。

他有他適合的事情,我有我適合的事情,然後,將我們會的、我們擁有的分享出去,這樣就夠了。

 

我漸漸有安靜下來的感覺,不再被眼花撩亂的課程迷惑。

我知道我只要先做這些事情就好了,就夠了,能學到專精,就足夠了(能不能專精,都還不知道呢),其他的,隨緣即可。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