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words.jpg 

 

 

害怕失敗,是這張牌的關鍵字。

我最近確實最常浮上腦海裡的就是這句話:「萬一失敗了怎麼辦?萬一我就是遲鈍到無以復加怎麼辦?萬一就是試過了所有辦法,我就是只是這樣怎麼辦?」


 

 

親愛的大天使烏列爾:

 

你說,我知道我要做什麼。

 

我本來以為我不知道,所以,睡前我向你祈禱,希望你照出我的路。我希望四週的光線都變暗,只有那條我要走的路發出亮光,也希望你給我一些信號,讓我知道你就在這些路上等我,讓我知道我所走的是正確的。

 

我想,你知道我一直處在矛盾的狀態。

 

我認為我是獨立自主的,我不想依賴任何外力,比如說,天使們的力量。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很擔心,萬一我沒有使用我自己的意志怎麼辦,很怕我只是把責任推給天使,推給上天。我一直認為使用我的意志,去作每一個決定,對我很重要,對我而言,為我的人生負責,似乎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卻又經常軟弱下來,尤其在我感覺到各位親愛的天使們,似乎就近在呎呎時,我會忍不住想拉住你們,請你們帶我走一段路。然而,同時,我卻又很氣自己的軟弱,或許不能說氣,而是擔心自己的軟弱,會給自己帶來什麼不好的後果。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擔心,好像我曾經因為天使或靈界而發生什麼事情一樣。

這個擔心很巨大。

甚至最近偶爾會發生無法呼吸的老毛病,雖然發作時間很短暫,我還是有點擔心。

我很擔心,我對我的人生不負責任。

 

我睡前的祈禱,也包含了一個請求:請給我一個夢,讓我從夢中了解一些事情。

只是清晨起床時,我很後悔我做了這個請求,因為我一整個夜晚都好疲倦,我是有了一個夢,可是我不明白夢的意義。

 

夢裡,我搬到一個房子裡。

那是一棟平房,有一個廚房,一個小小的客廳。廚房成ㄇ字型,兩旁各有一排洗菜用的水槽、蓄水缸、切菜洗菜用的工作台。正前方那一排,我沒看的很清楚,應該是瓦斯爐之類的工作台。

 

我今生的父母好像是我的朋友,他們帶著孩子來幫忙我安頓,等大致的東西都收拾好之後,我請他們趕緊帶孩子回家。他們跟我索取鑰匙:「你舊房子的鑰匙,用不著了,給我吧!」我到我平常放鑰匙那個皮包的前方小袋子裡,取出我現在居住這間房子的鑰匙,真的就是我現在使用的這串鑰匙,我把鑰匙交給他們。那種心情,有點像是 --- 啊!我終於要展開新生活了。

 

我這間房子四周,有矮圍牆圍起來,有另一個大門。

在圍牆內的房子左側有一塊空地,是讓我停車子用的。我記得右側也有一塊空地,正好可以拿來曬衣服。

左側可以看到隔壁人家,正在野餐或是烤肉,他們用車子載了一整車的蔬菜水果,就停在我圍牆外。我可以看見他們熱鬧的情景。

 

夢到了這裡,就越來越雜亂了。

在夢裡,我似乎一直在跟某個人討論,我該去找哪個老師,繼續靈性上的學習。夢裡,連Mali這個名字都拿出來討論了,但是,我提出異議,因為Mali沒有教授靈氣,我現在想要的不只是靈性修行,我要一些很實質立即有效的東西,我想要一些能力,不只幫我自己,也可以幫別人。夢裡我好像也抱怨了一下你,親愛的大天使烏列爾,因為你答應要照亮我的路,可是,我現在卻一團亂。

 

然後,我在非常疲憊中醒來,明顯的腰酸背痛,連腳都痛了,我不禁懷疑一整個晚上,我到底去到多遠的地方了。

 

就在剛才,在我打開電腦寫信給你之前幾分鐘,我才忽然發現,我好像真的知道我想要做什麼。我確實想要,我只是害怕而已,這讓我與昨天晚上抽到的牌聯想在一起,我只是害怕失敗而已。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強烈的渴望,想去參與那些課程。好像那些都是我極度渴望想要的東西,但是,我又有點卻步,我仔細觀看自己,發現我考慮的不是金錢的問題,我想的只是:如果所有的學習只是徒然,怎麼辦?這個想法,不就是害怕嗎?而且,確實就是害怕失敗。

 

於是,我開始有一股很強烈的渴望,要提筆寫信給你,我知道就算我不寫,身為大天使的你,應該也知道我內在真實的狀況了,但是,我相信寫出來,是很好的釐清。

 

我有了一個結論,我其實知道我要做什麼,也知道我該往哪裡去。(雖然我昨天確實小小的與你辯論,認為我根本不知道我要做什麼,我甚至覺得你太自以為是。)

不過,因為我膽小而缺乏自信,所以,我要求獲得一些sign,讓我印證我的想法。

 

是的,沒錯,確實有一些隱隱約約的線索,在推著我往我要去的方向走。那也算是一種sign,但是,請再給我一點決定性的sign,以增加我的勇氣,克服懼怕。

 


 

寫信給天使,是在上天使療法課程中曾經學過的項目。

我內在有一種催促,要我寫這封信,從一早起床,我就一直很想寫了。

是不是真的與大天使烏列爾對話上了,我不知道。

只是因為我請求給我夢,我就有了夢,這讓我有點興奮。

這封信就當作是一種自我釐清,也是很不錯。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