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經驗,有點奇怪,我想紀錄下來。

以前每次冥想,無論引導我去想什麼,我都很難想像出畫面。這一次,我決定什麼都不想,只是休息,讓眼睛休息,讓思想休息,反正要我想什麼,我也是想不出來,還不如都不要想。我想感受那個完全空掉的感覺,但是,我發現我沒辦法,我的思緒還是到處亂飄。

 

思緒一下子想:從腳開始放鬆吧!

從腳開始,還沒到手,我的思緒又飄走了,我想:別管放不放鬆了,就是什麼都不想吧!

就在努力什麼都不想的時候,我的思緒要飄走了,我想:觀看我的第三眼吧!

就在眼前出現了奇怪而神秘的眼睛時,我的思緒又飄走了:這是我的第三眼嗎?可是,影像中一個又一個眼睛,根本每個都不太一樣,到底哪一個才是呢?跟我當初開第三眼時看到的不太一樣呀!算了,反正還不是自己想像出來的,不要想第三眼了,觀想一下白光好了,掃除一下我的負能量。

 

這麼一想,白光真的出現了。

 

白光一直從我的右手出去,我的思緒又飄了起來:不是說左手是接收嗎?那我要從左手接收白光進來,掃掉負能量。

我開始努力觀想白光從左手進來,然後,在我的掌心上形成一個光球。

 

就在這時候,怪事發生了。

 

以前這個光球的冥想,我也玩過幾次,倒是沒有這次的感受。

那就是我握著光球的左手,不斷感受到風在我手掌吹,一直吹,在掌心上捲動。

我想:「我的房間門窗都關著,窗戶是氣密窗,不可能會有風啊!如果有風,那我應該左右手都會感受到,或我的身體會感受到才對。」我努力去感受,感受看看我的右手有沒有風,可是,沒有,就是沒有,一點風都沒有。兩隻手感受到的溫度也不同,因為左手有風在捲動,所以感覺很清涼,右手沒有,就是沉沉的,重重的溫度。

 

等我睜開眼,從冥想中回來之後,我繼續保持原來的動作,想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有哪裡跑風進來,順便感受一下兩隻手有什麼不同。可是,這時候的感覺,兩隻手並沒有不同,風也消失了。

 

我覺得很疑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大概只想了兩秒鐘左右,就因為盤腿盤到腳麻(哈,這是要怎麼從腳部放鬆啊!下次還是躺著,順便兼睡覺好了)就走出房間喝水去了。

 

今天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怪,先紀錄下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