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中,我獨自一個人坐在電影院裡面,隨著「菊次郎的夏天」
裡的情節,時而有點感動,時而有點觸動內心深處的某個點,時而
爆笑,完全忘了我是一個人坐在電影院裡面。

然而當影片到了尾聲,當正男往家的方向奔去,畫面移往菊次郎
的臉,嚴肅、茫然而哀傷,我也不禁手足無措起來了。

電影院的燈亮起,我一個人穿越層層的人群,走向出口。
原來沈浸於喜怒哀樂中,再悲再苦,都不是最椎心的苦,反而是
散場時,發現孓然一身的淒涼,才是最苦的。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