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到這張牌的當下,姑且不管吊人的牌義是什麼,我只覺得這張牌上的人根本就是我。我是說,我脖子、肩膀、手,又舊疾復發,痛與酸出現在各個部位,我很像吊人那樣被整個綁住,一個動彈都會痛。我想,這張牌一定就是在說這件事情,說我的頭痛、手痛、肩膀痛。

 

這一整天,我一直在想,究竟我要做什麼樣的工作,才能完全擺脫電腦呢?只要我一天不擺脫電腦,我的這些痛就會不斷回來找我。

 

我想起我不斷出現的一個夢想。

我夢想我住在某個高山上,山上空氣新鮮,在我居住的獨棟房子四周,是山、是樹,還有門前小小的花圃。我希望我可以居住在那樣的地方,也在那個地方工作。

這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有的一種渴望 去住到山上。

 

我記得我曾在阿里山上住過幾天,那幾天不只我的過敏性鼻炎完全消失,整個人也感覺異常輕鬆,沒有在平地上的呼吸困難與壓迫。一回到平地,我就很渴望再回到阿里山。但是,我從來沒有再回去過,也沒有真的有機會去山上居住。

 

在我的夢想裡,我也不知道我在山上到底能夠以什麼維生。

但是,我真的很想去山上,然後做點什麼,只要能夠撐起一家的生活就好,然後,遠離電腦,過一種真正可以讓四肢活動的工作,也可以讓靈性發展的生活。

 

然後,我在Mary Greer的書裡,吊人這張牌義中找到這段話:

 

You could give up worldly expectations and more fully accept life’s trials and conditions, as well as abandoning yourself to service at the altar of Spirit.

 

經歷過一整年的塔羅生活之後,我看世界的眼光確實改變了,要我放棄世俗的期待,其實並不難。但是,我的問題在於離開現在的位置之後,我不知道我該把自己放在哪個位置去生活。

 

舉例來講,假設有個公務員,他突然有了一個夢想,想要當歌星。當然,基本上他還算是歌喉不錯的。但是,他不能說,那我辭掉公務員的工作,於是就立刻變成歌星了。不是這樣的,馬上辭掉工作當然可以,只要還有存款足以應付生活就好。接下來呢?必須有一扇當歌星的門要打開才行。比方說,剛好正在舉辦星光大道徵選,那就可以去試試看。如果當時沒有任何一個比賽在舉行,也沒有任何經紀公司、唱片公司、電視台有機會跟他接觸,他努力找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可能很像可以當歌星的機會,那麼這就表示此時此刻門還沒開。那麼不要強求,準備好自己,等門開了,才有資格走進去。

 

我覺得現在的我,就是還在等,等「看到門」,然後「等門開」。

也就是說,我真的覺得我非離開現在這樣的工作不可,就好像我先前認為非離開我的翻譯工作不可一樣。可是,現在的我,要往哪裡走呢?我並不知道,因為還沒有哪一條路很清楚展現出來,我還沒「看到門」。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