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在談論死亡、天堂、鬼魂這些話題時,最後的結論總是:可是,也不知道到底實際上是怎麼樣。我們又沒有死過,也不能通靈,也沒有死去的人回來跟我們說狀況,那我們怎麼知道實際上,是什麼情況呢?

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疑惑,但是,「天堂之旅」這本書,卻提供了解答。
這麼一來只剩下一個問題:我們到底要不要相信這個作者蘇菲亞布朗所說的話?

一、

女兒從很小的時候,就很懼怕死亡,連談都不可談,好像只要一談,媽媽就會死去,或是她就會死去一樣。我曾經買了一本書「與孩子談死亡」,想學習跟孩子談,讓她能夠接受這件每個人都會經歷到的事情,希望她對自己的最終去處,沒有懼怕。但是,書裡的做法就是去談,也就是直接面對。然而,我們還是不知道死亡是什麼,死亡依然是未知的,我們會害怕,就是因為死亡是未知的,而不是死亡真的很可怕。所以,面對死亡這個課題沒有用,因為面對了,還是沒有解決我們對未知的害怕。

所以,那本書對我沒用,對我女兒也沒用。只要一提到「死」這個字,她就是摀住耳朵說不要聽。

但是,當我跟女兒談「天堂之旅」這本書的時候,她卻一點排斥都沒有,還很愛戀的對我說:「當我去到那一邊的時候,妳要在隧道的那一邊來接我喔!」她說這句話讓我很驚訝,因為這表示她可以接受「媽媽會死」這件事情,同時她也接受了「自己會死」這件事情。這是我在買這本書的時候,沒有想過的效果。她可以很自在的聽我談論,當我死的時候,希望他們怎麼生活等等。以前她是絕對拒絕聽我講這類話題的,現在她知道,沒什麼好悲傷的,雖然我們會短暫分離,會依依不捨,但是,很快的我們還會再見。

這本書,讓女兒安心了。
女兒與兒子都抱著一種想法,我們不知道這本書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這本書所描繪的狀況,我們很喜歡,也讓我們更願意把這一生好好過下去,這本書給我們的感覺很正向,很舒服,所以,無論真假,我們願意相信。

二、

我看完這本書之後,連續好幾天,我坐在客廳的時候,女兒都會搬一張椅子來,坐在我面前,然後對我說:「媽咪,那本書還有講什麼?你再多講一些給我聽。」當她這樣坐在我的腳前,仰著頭,充滿求知的渴望,對我這麼說的時候,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們之間就有過這種事情,好像我已經教導她很久很久了,而我這一世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其中一個使命,就是來教導她或是來教導她跟兒子兩個人。也好像她就是為了來聽我說話,才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或是說,她是為了來跟我一起學習一些靈性上的功課,才來到這個世界的。

按照「天堂之旅」的說法來看的話,我相信我跟女兒、兒子在投胎前,應該有開過小組會議,我們曾經計劃過這些事情,所以,我才會有一種熟悉感。

三、

有一部電影描寫一位天才數學家,他身邊總跟著三個人,一個小孩,兩個大人。沒有人可以看見這三個人,只有他看得到,也只有他能跟這三個人對話。但是,他一直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之類的疾病,他自己也以為自己精神有問題。那三個人始終跟著他,他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正常,於是拒絕跟這三個人說話,假裝沒看到他們。

我們當時看完這部電影,就有一個想法:會不會那就是我們常常說的靈魂?他只是看得到跟在他身邊的靈魂,並不是精神分裂?或是很多精神分裂的人,只不過是有第三隻眼而已?

但是,要怎麼樣分辨誰是有第三隻眼?而誰是真正的精神分裂呢?

在「天堂之旅」中,也可以看到這位從小就通靈的作者,也有過這樣的掙扎。他修讀病態心理學,神學,想找出這類通靈的解釋。他也懷疑自己從小聽得到指導靈說話,只不過是自己精神分裂下的另一個人格而已,甚至家族幾百年的靈媒血統,只不過是悲慘的精神病遺傳而已。尤其是他的指導靈,只有他自己看得到,聽得到,從來沒有別人看到過,不就更證明是他自己精神分裂的產物嗎?

為了解開他的困惑,他的指導靈安排了一次「顯靈」。

在約好的時刻、地點,約齊了沒有通靈能力的家人,指導靈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從衣服、手指、手臂、頭髮,漸漸顯像出來,每一個人都看到,而且事後求證下,證明每一個人看到的影像,都是相同的。周圍的人為作者證明了作者沒有精神分裂,指導靈是真正存在的。

這真的很有趣,另一個世界的事物,實在太玄妙,即使他從小就通靈,還是會產生懷疑,還是需要尋找印證。

四、

記得我十幾歲的時候,剛受洗成為基督徒,非常努力閱讀聖經,一年讀完兩遍聖經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我還會努力寫筆記,把我有感受的部分寫下來,也寫下我發現的疑惑,然後,我就抱著我的筆記本去找牧師,請牧師給我解答。

那時候我們那個小教會的牧師,是位很年輕的神學生,我問過幾次之後,牧師還很誠實的跟我說:「我每次看到你的紅色筆記本,就有點害怕,不知道你會問什麼問題。」

我現在已經不記得我問過什麼問題了,不過,我的紅色筆記本還在,等我有時間可以再回去翻翻看。這個時候,我就發現紀錄自己的思索,寫成文字,是這麼好的事情了,可以回顧,可以比較過去的自己與現在的自己,可以看見自己的軌跡,實在很不錯。

我閱讀到作者小時候在天主教學校裡,舉手發問的樣子,我就想起那段讓牧師害怕的時期。

作者問的問題是:

修女說,我們每個人都有天使,天使會跟我們說話,可是,我說剛才我的天使跟我說話了,為什麼卻說我是亂說的?

新約裡面談到的上帝,似乎是慈愛的。可是,在舊約裡的上帝,卻是殘酷的,殺人不眨眼的,兩個上帝好像個性完全不同,就像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到底上帝是哪一個?

不義的人要下地獄,那麼什麼才叫做不義?比如他們當時規定,星期五不能吃肉,違反規定就要下地獄。但是,現在可沒人規定星期五不能吃肉了,那麼再以前因為星期五吃肉而下地獄的人,難道上帝就只是說一聲:喔喔,然後就讓他們上天堂嗎?

作者的疑問還有很多,這些也是我曾經問過的。
聖經中不斷提到天使,但是,我的腦袋很難轉換,不是說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神嗎?那麼天使是屬於哪一種存在?在神與人之間,還有某種階級或種類的物種存在?那麼究竟是什麼存在?我找不到合理的解釋,在基督教裡面,我也很少遇到有誰會確實按照字義來解釋「天使」。
我努力回想,我當時發出的問題,都有得到確實的回答嗎?好像沒有,都是得到一些似懂非懂,模糊不清的回覆,只是我不太想追根究底,畢竟坐在我面前的牧師已經冷汗直流了,我也沒有孩童的天真直率,總覺得不該逼人太甚,最後還是抱著模糊的心情回家。等下次又發現新問題,還是再來問,然後又抱著似懂非懂的心情回家。

「天堂之旅」的作者比較幸運,他可以向來自另一邊的指導靈詢問這些問題,不會像我這樣,一直到離開教會,都還是似懂非懂。

五、

看這本書,還接收到一個好消息:我們每個人都不是孤單的。

從小到大,我一直以為我是孤單的,我身邊沒有太多朋友,就算身邊有很多朋友的時刻,我都覺得自己很孤單。

若根據「天堂之旅」的說法,很可能我把我的許多摯愛都留在另一邊,我因為太過思念那裡的摯愛,因為那些我的摯愛都沒有跟我一起投胎轉世,所以,我感到孤單。

但是,即使那些摯愛沒有跟著一起來這個世上,我們身邊也會固定圍繞著一些人,不對,是一位指導靈、幾位天使。所以,我們從來都不是孤單的,甚至我們留在另一邊的那些摯愛們,也會在另一邊為我們加油打氣。我本來還擔心,萬一我在那邊根本沒有什麼摯愛呢?我根本就是從頭到尾的孤單呢?不過,再仔細想一想,我可能已經經歷過很多轉世了,我怎麼可能連幾個志同道合的人都找不到?我願意相信,我有很多摯愛在另一邊,而在這個世界上,我至少擁有兩個親密戰友:我的兒子與女兒。

女兒一聽到我們身邊都有守護靈,他很開心的說:「這樣一想,就覺得好幸福喔!我好想跟我的指導靈說話,好想看看我的天使長什麼樣子,好想喔!」

發現自己不是孤單的,真是個很棒的消息。

六、

這本書裡面,我有一些地方看不懂。
像是談到靈魂伴侶、黑色存有這些部分,我覺得沒有講清楚,在邏輯上我也想不通。希望未來他會針對這些部分再講清楚一點,或是我能找到別的書,來補足這個部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