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有一點點心煩,有一點點寂寞。
傍晚去租了錄影帶,片名「藍色情挑」,以為是一部激情的片子,
然而卻是一部好沈重的片子。
茱利抱著紙盒,紙盒裝著象徵逝去歲月的藍燈,走在離家的路上,
手掌緊握成拳,用力刮過右邊粗糙的牆面,沒有流淚,只是沈痛。
獨居在公寓裡,見到老鼠的驚嚇,看到幼鼠的不忍。
茱利把頭深深的沈進泳池裡,不想聽見樂音,不想看見過去,甚至
想就此埋在水裡。
她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歲月緩緩的緩緩的,從公園外腳步遲緩的老
婆婆身邊走過。她悠然睡去,在時光之流中,又悠然醒來。
茱利去探視母親,一個已經開始渾沌的老婦,即使母親已經分不清
眼前的人,茱利仍然渴望,渴望著親人的愛。
茱利問:「你愛我嗎?你想我嗎?」
男人說:「我愛你。」
沈吟半晌,茱利說:「我馬上過去你那裡。」
在男人懷裡,許多人,許多事都在眼前掠過。

整部片子沒有痛哭失聲的片段,沒有煽情的對話,但是,我卻感到
好哀傷好哀傷,好多曾經有過的心情,曾經有過的絕望,曾經有過的
渴望,都與影片重疊交織在一起。
人生竟是如此沈重﹍﹍﹍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