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在有線電視台看到一段採訪波西尼亞戰地的紀錄片,片中記者訪問一
對兄妹,哥哥大概是八歲左右的孩子。

記者問他:「你希望對全世界其他地方的小孩說些甚麼?」

他說:「我希望他們永遠都不用經歷戰爭,因為戰爭真的很可怕,我們就只是在等死而已。有一天,我跟媽媽、妹妹,三個人坐在家裡的椅子上,媽媽坐在我們中間,我們正在等爸爸工作結束回家。當時四週都是砲彈的聲音,然後我的床、我的衣服全部都是血,然後我看到我左手,只剩下一片皮連在肩膀上,我是被砲彈的碎片割傷,後來我在醫院住了一個月。」

記者問:「那麼現在你的手好了嗎?」

他露出笑臉開朗的說:「好了啊!」然後從衣服裡面,把左手拿了出來,一隻只剩下靠近肩膀的一小截殘肢。

看了之後感到一陣辛酸,對他而言,也許最大的幸福,就是還保留著性命。

晚上,在HBO看到「搶救雷恩大兵」,這部號稱多項提名的巨片。突然覺得
這部片子,放在那位波西尼亞小孩面前,顯的渺小而可笑。

因為雷恩家四兄弟已經死了三個,為了不讓雷恩家的母親受到重度的打擊,
於是,要去把剩下的小弟找回來,讓他回家給予他母親安慰。

但是,我在看的過程中,一直很難接受這樣的觀點。

上層決定搶救雷恩,就因為念了一封寄給死了五個孩子的母親的信之後,所
有的將領就毫無異議的同意了搶救行動。

當我看到這裡,我就非常的不舒服。一個感性的決定,要付出多少代價呢?
要付出多少人的眼淚呢?難道其他的人,不是某個人唯一的丈夫?獨一無二的兒子?而一個戰爭中,喪失多少條人命,多少人為逝去的生命哭喊?

每一條生命,不是都同等有價值嗎?

就在我如此不舒服的時候,接下來立刻有隊友在抱怨這場搶救行動的無意義,這使我多少舒服了一點,願意繼續看下去。然而,我越來越發現,所謂的批判,只是做表面功夫而已,只是導演拿來讓故事比較合理化而已。

所有對不合理的抗議,都在簡單的幾句話中就化解了,然後他們完成軍人的
天職﹍﹍服從,並完成命令,他們是如此完美、偉大,即使他們的完美與偉大
是墊基在許多的屍體上的。而雷恩也回到家了,因為他看到大家為他這麼犧牲,他當然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了。他問:「我這一生是否活的有意義?我是否是個好人?」他老婆當然回答:「是的!」

其實,看到這裡,導演大概希望人感動落淚,可是我蠻想砸電視機的。

尤其看到他身前身後那一大片十字架的時候,我只覺得這部片子給我的感覺
是,只有導演聚光燈所在的那個角色的命才是命,其他角色的命都是shit。

就像我看藍波系列電影的時候,感覺只有藍波以及藍波要救的人,他們的命
才是命,其他在路上走著被藍波掃射到的,或被藍波不小心撞到從手扶梯上滑
下來的人,那些人都應該死。我常在想,有沒有人算過,藍波系列電影中,被藍波無辜殺害的人數,跟藍波救出的人數,到底哪邊人數多?

扯遠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