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發現每一段時期,都有一個主題,不斷從生活的各個角落冒出來。前一段時間,我要學習的是「無條件的愛」,於是,無論是書本、連續劇、塔羅牌,都讓我不斷遇見「無條件的愛」這個主題。這一陣子,開始談到的是「生命的目的」,我們在人生裡遭遇到的空虛,有什麼東西可以填補這種空虛?就像我星期六感受到的那樣,生命會來到一個階段,突然感受到:原來我是孤獨的。

 

「東尼瀧谷」這部片子,從頭到尾都在講這個孤獨。

 

從東尼瀧谷的父親講起,獄友一個一個被拉出去槍斃,直到整間監獄只剩下他一個人。好不容易回到家鄉,發現家鄉的親人全部死於戰爭中。旁白說,他終於成為一個「天涯孤獨」之人了。

 

接著,講到了東尼瀧谷,因為父親總是四處去表演,完全不在家。東尼瀧谷從小就一個人生活,所以,他一直很習慣「孤獨」。直到他遇到他的妻子,兩人共同生活之後,他才知道人也可以不孤獨。

 

但是,這種「不孤獨」的狀態,不是永恆的,人的正常狀態是「孤獨」。人出生的時候,是「一個人」來到世界,人離開的時候,也是「一個人」離開。所有周圍的人,父親、母親、兒子、女兒、妻子、丈夫、朋友………都只是在我們身邊來來去去,他們進入我們的生命,然後,遠離我們的生命。這些人不會讓「我」變成「我們」,「我」只是「我」。這些人無法填補內在的空虛,好像無論身邊有多熱鬧,內在都有一個點,讓人感受到「天涯孤獨」。

 

東尼瀧谷的妻子渴望的漂亮衣服,即使堆了一整個房間,依然無法填補內在的空。東尼瀧谷的父親離世後,留下了一大堆絕版珍貴唱片,似乎也顯得空泛而無意義,那些東西無法逃避「那個人確實一個人走了」的事實。

 

有個畫面很震撼到我。

東尼瀧谷將妻子遺留下來的一整間房子的名牌服飾,全部賣給二手衣商後,他躺在空下來的房間裡,身體彎曲。下一個畫面,連接到東尼瀧谷在空蕩蕩的監獄裡,曲身躺臥的姿勢。兩個畫面重疊在一起,我腦子立刻浮現的念頭是:我們都把自己關在牢獄裡,有形的、無形的、自己製作的牢獄。

 

當然,我立刻聯想到的是我自己。

我是不是把自己關在「自以為孤獨」的牢獄中呢?

孤獨如果是一個人正常而原始的狀態,為什麼我們要為孤獨而傷感呢?我們要怎麼看待自己的生命呢?我想,或許該這麼想,我們是孤獨的,單獨的,一個人。我們這樣「一」個人,本身就是完整的,來到這個世界,展開一段冒險之旅。每一段發生,每一次相遇,都給這「一」個人一些感覺、一些經驗、一些了解。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屬於物質的部分,我們都必須留下來,比方說我們的身體,我們喜歡的衣服,我們珍藏的唱片。我們只能帶走有過的感覺、有過的經驗、有過的了解。

 

我們留給還留在這個世上的人的,是我們曾給予的愛、給予的感覺、給予的經驗、給予的了解。其餘的,什麼都不剩。

 

於是,我很理解東尼瀧谷不准妻子的前男友稱呼他的妻子為「あいつ」,因為對他而言,妻子不只是「あいつ」而已,不是可以用俗世的物質去評斷。那其中包含了妻子給他的感情、感受、經驗以及一段相伴走過的短短人生。也許,這段記憶可以封存在某一個抽屜裡,但是,卻是一段不可毀損的記憶。可以遺忘,但是不可毀損。

 

我覺得這部片子結束在一個段落的句點上,人生的故事還很漫長,只是這一段的領悟就到此為止。身在牢獄之中,跨出去或不跨出去?領悟或不領悟?從人生的其中一個段落,我們是看不到結局的。

 

螢幕跑出了工作人員名單,代表著電影結束。

女兒一臉莫名的看著我,我問她:「你不懂為什麼電影演完了?你覺得沒有結局?」女兒點頭。

 

是的,主角的人生還沒有結束,但是,這個段落結束了,導演想說的話也說完了,因此,電影在這裡結束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