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說的是平凡的家庭、平凡的人、平凡的一生。綜觀歷史與整個世界,似乎能夠看起來很不平凡,或是能夠成為偉人的人,並不太多。大部分的人,過的是平凡、充滿挫折、甚至有點乏善可陳、用許多不滿、懊悔、錯誤堆積起來的人生。

但是,人總希望自己是不平凡的,是特別的,是很棒的,就像女兒珍的好友說的:「我最痛恨成為平凡人。」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平凡的。

於是,劇中的許多人,大部分都活在虛構的現實裡。對珍的好友而言,性史豐富、身材姣好能引起男人的覬覦,可以表現自己的不平凡,於是,虛構了自己的性經驗,把自己塑造成常常周旋在男人之間,性經驗豐富的女孩,她覺得這樣令她自己很驕傲。然而,真實的她,其實仍然還是個處女,與她自己塑造出來的形象完全不同。

芮奇的父親,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英勇的軍人,凡事講究紀律與規則,然而,這只是他自己虛構營造出來的世界,真實的他,是個同性戀者,渴望同性之愛,卻不敢表達出來,躲在婚姻的框架下,繼續虛構自己的人生。

妻子卡洛琳,為自己塑造了一個完美的世界,她為自己塑造的性格是:堅強、能幹、夫妻關係美好的房屋仲介商。其實,那是她嚮往的世界,真實的她,依然會軟弱,依然會流淚,而與丈夫之間的關係,幾乎已經名存實亡。

但是,「真實」總會在不期然的狀態下,突然跑出來刺一下刻意營造出來的「虛假世界」,當衝突產生時,活在虛假世界的人們,就會失去理智,想要毀掉「真實」,繼續存活在虛假的世界裡。

芮奇的父親在賴斯特面前,表露出自己的同性戀傾向,為了逃避面對現實,他只好選擇槍殺了芮奇的父親。卡洛琳被賴斯特當場撞見她的外遇,她也選擇毀掉現實這條路。只有珍的好友,在即將與賴斯特發生關係的當下,選擇承認現實,坦白說:「我還是處女」。

而賴斯特、珍、芮奇,則是活在這些人營造的虛假世界中的犧牲品,賴斯特第一個決定要衝出這個虛構世界,不再唯唯諾諾,要作真正的自己,過自己的人生。珍在遇到芮奇之後,就漸漸脫離了她好友營造的虛構世界。而芮奇在那個下雨的日子,走出自己的家,也走出了父親建立起來的虛假世界。

於是,我突然發現,人生是否平凡?是否堅強?是否偉大?都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我」是不是活著?我是不是感覺到風正在吹?樹葉正在飄?乘著風的塑膠袋,是否正邀我一起遊戲?我的全人,是否真的有感受?或者我只是躲在虛構的世界裡,躲在自己作出來的殼裡,不敢探出頭來?

片尾,躺在草原上的人,風吹動的樹葉,都讓人覺得只要能感受到這些美好,人生就夠了,無須去論斷平凡或不平凡,也無須去論斷人生是否正確,這些議題,在全然開放的感受中,是一點都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你聽到風在呼喚你嗎?你聽到風與塑膠袋嬉戲的聲音嗎?你看見世界的美嗎?你活的自在嗎?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