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印在書上,是翻譯漫畫的時候,就印在作者的下面,並列在一起。那時候,我還是個學生,興奮的想跳起來。同學也很驚訝的問:「是真的印在版權頁上的譯者嗎?」我也很驕傲的說:「對!」

後來發現,原來漫畫書就像一座山一樣,迎面把我整個人壓住,堆了滿坑滿谷的漫畫,每一本都印了我的名字。高興的感覺,再也沒有了。

第二次為了名字在書上而高興,是因為翻譯了司馬遼太郎的書。因為他是我心目中的「大作家」,沒想到有幸可以翻譯到他的書,而且,我的名字就印在他的名字旁邊,那本書就放在一大排的歷史書之間。收到出版社贈書那一天,好想對著樓下,大喊:「這一次,我真的出了像樣的書了!」

只是一本一本名作家的書,累積得越來越多,也在出版界的弟弟看到我的書架,都忍不住對他的女友說:「嘿!我們家的人,講起來也算『著作等身』了!」已經對出書麻痺的我,開玩笑的說:「對啊!連漫畫一起堆起來的話,不止『等身』,還會『等不知道幾層樓』了。」

然後,一個機緣,出版社找我寫親子教育的書。一開始,也是很興奮的配合出版社的企畫寫,可是總覺得沒有盡全力去寫,沒有寫的很完美,所以,到了現在,都出了好幾本了,還是不敢大肆宣揚。雖然,書中還是有很多值得父母們思考的課題,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介紹各位去買那幾本書,怕大家失望了,應該說是怕大家對我失望。

剛才,在貓玲玲寫字台看到貓玲玲與一干網友,為了貓玲玲要出書的事情,像辦喜事似的鬧烘烘,就覺得羨慕。怎麼我出書,竟像做賊一樣不敢說?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我做得不夠好。

不過,從三月開始,我要出的書,不管做得好不好,我都會推薦給大家了。因為,我相信這本書對許多從事教育或關心教育的老師、父母,都會很有幫助。希望我的筆能寫的更順暢,寫的更好,也能幫助更多人。這本書可能要到六月以後才會出書,到時候,這本書我會很用力的宣傳給大家知道的,因為這本書是我自己企畫的,計畫中要探訪許多個案,到時候會很忙。同時在計畫中的,還有一本「智惠子的單親日記」(暫名),不過,要看我後續能不能再補足文章,所以出版時間還不確定。

以前出書,為了書上印的那個「名」,現在印不印名字,我都不在乎了,在乎的是,我寫出來的東西,是不是摸著良心寫出來的,是不是我已經盡力做了。如果不夠用心,那麼就算書暢銷,就算有名氣,也沒什麼意思。所以,我開始主動努力,不再被動等出版社的企畫,而是自己企畫,希望爭取到可以寫好書的機會,三月,是我開始實現夢想的時刻,我希望我能抬頭挺胸的介紹我的書。

這就是我的想法。
希望計畫中的工作,都能夠順利。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