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後,女兒正拿著一本英文故事書在唸給我聽,我一隻耳朵聽新聞,一隻耳朵聽女兒念英文,可是,聽新聞那隻耳朵,卻聽到那五個軍校生,振振有詞的說:「為什麼別人作弊只記大過,我們作弊就要開除?不公平,為什麼只開除我們?」
然後軍校生的父母,一臉要哭出來的樣子說:「為什麼只不過作弊而已,就要開除他們呢?他們還年輕,應該給他們一個機會啊!」

聽到這裡,我真是受不了了。
我轉頭跟女兒說:「妹妹,妳等一下再念,我有幾句話,非說不可!我快氣炸了!」
「啊?為什麼?」女兒跟兒子同時問我。
「我看到這個新聞我太生氣了。」
「為什麼?」兒子問。
「ㄟ!作弊本來就不對,他還跑出來喊不公平!做錯事就是做錯事,不管被怎麼懲罰,就要認了,還敢出來喊?就是因為一堆人作弊,要是我是校長,我也會到了忍無可忍的那一天,開始一個個把這些作弊的開除掉!一點榮譽心都沒有!」我氣的好像那幾個軍校生就是我的小孩似的,恨不得一個個抓來面前訓話一頓。

接下來的報導更可惡,記者去訪問一般的大學生:「請問你覺得現在大學生作弊的情況怎麼樣?」
大學生回答:「很普遍啊!幾乎每個人都有作弊的經驗。如果都開除的話,大概全部的大學生都要開除了。」
記者做結語,意思似乎在暗示說既然作弊這麼普遍,陸軍官校的校長把學生開除,有點太過火了。
(這段記者訪問,我是憑印象寫的,可能句子用字等有些差異,大意大略如此,別來跟我爭論細節喔!)

聽到這裡,我更火了。
「講這甚麼話?大家都作弊,就可以把作弊當作是對的事情了嗎?就不能懲罰了嗎?」我聲量提高,簡直就像記者就在我面前,我正奮力跟記者辯論一樣。
「可是,大家都作弊耶!別人都輕鬆得高分,我們不作弊,讀得那麼辛苦,不是太吃虧了?」兒子問。
我看著兒子,心裡暗叫一聲慘。社會上黑的比白的多時,孩子即使認為白的才對,可是,卻發現當黑的比較有好處,機伶的孩子就會靠向黑的,怎麼辦呢?
「可是,作弊就算拿到高分,你考的那一科,你還是都不會啊!我們讀書,是為了讀懂書,不是為了拿高分,不是嗎?」我問兒子。
「嗯。」
女兒接著說:「對啊!媽咪說盡力就好,自己有進步就好,不一定要考很高的分數。」
「對啊!那幹嘛作弊呢?考試,是為了讓你自己知道自己會了多少?哪些不會,哪些要加強。不是要看那個分數啊!」
「喔!」兒子點點頭。

當那位軍校校長出現在電視畫面上,拿著校規,義正嚴詞的說,他是依照校規處置,而且很痛心這些學生以黑為白時,我真的很想站起來給他拍拍手,我覺得他真有肩膀。

即使此刻,媒體把這幾個軍校生塑造成受害者,校長也毫不畏懼,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來十個民意代表也不要理他!

我更覺得那幾個軍校生的父母該打屁股,自己的孩子作弊被抓到,遭到處罰,他們不回去檢討自己教育失敗,還敢出來哭訴別人不給孩子機會。這些家長這時候,應該在家裡告誡孩子一個人的榮譽、信用有多重要,然後跟孩子討論,未來孩子該怎麼規劃自己的前途,既然被開除了,就試試找其他機會進修,別搞的一副軍校開除你,你就無路可走了一樣。人生處處充滿挫折,趁這個機會,該給孩子學習面對挫折,面對自己的錯誤,學會自己重新站起來才對。

可是,這些父母竟然陪著兒子們出來,扮演受害者,還跟不懂事的孩子一起出氣
,好像孩子一點錯都沒有一樣。都這麼大的人了,還要父母出來幫忙扛,而且,還是為了作弊這麼丟臉的事情,真是受不了。

唉!父母們,別太寵孩子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