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孩子們在客廳玩,玩得正熱鬧,我閒閒沒事,踱回房間繼續未完的工作。

可是,正打著字的時候,卻聽到客廳傳來兩個人玩的大呼小叫,一下子似乎很高興的大叫,一下子卻又好像吵架似的,一下子哭,一下子笑,也不知道在幹嘛,就是覺得很吵。

安靜了一下子,兩個人卻又鬥起嘴來,互不相讓,接著就有人大哭起來,另一個人就在旁邊繼續罵,然後,哭的那個人用力踱著地板,奔回房間大哭。

我一直覺得,孩子們吵架讓孩子們自己去解決,大人不需要捲入其中,本來也是想置之不理,可是,問題是,他們已經嚴重吵到我工作的情緒了,我自己也覺得很不愉快了。

於是,我衝出房間,雙手插腰,途中經過妹妹房間,看到妹妹趴在床上,哭的滿臉都是水。
等我衝到客廳的時候,兒子迎面而來,手上拿著一個杯子,嘴裡似乎含著冰塊。
兒子一看到我,就立刻跟我搭訕:「媽咪,那個冬瓜茶太甜了。」
我火氣很大,口氣很兇的說:「阿你不會再加水喔?不是跟你說要加水嗎?」
兒子說:「我加了啊!可是還是很甜。」
我更火:「那你不會水加多一點?」
兒子說:「因為不知道那麼甜,所以一開始冬瓜茶倒得太多了啊!」
「喔!」我覺得我火氣好像太大了一點,可是,剛剛被吵的不快,以及耳邊現在還聽到的哭聲,還是讓我很不爽:「那你嘴巴在吃什麼?」我的口氣還是很兇。
兒子怯怯的看了我一眼說:「冰塊……」看我似乎很不高興的樣子,又急著解釋:「因為不冰,所以我才加冰塊。」
我瞪了兒子一眼。
其實,我生氣,跟喝冬瓜茶無關,可是,明明可以心平氣和討論的冬瓜茶,卻談的像在吵架。

我真的要說的是:「你們剛才太吵了,而且,還吵架了,讓我很不舒服。晚上可以玩,但是不能吵到別人。」

但是,我完全沒提,只是借題發揮,發洩我的怒氣而已。
很多人,不也是這樣嗎?忙著發怒,卻不曾針對真正的感受來談,結果反而越吵越大,氣越來越滿,最後事情變得莫名其妙,無法收拾。

後來,我放棄工作,跟兩個孩子一起看了一個小時的生活智慧王之後,大家準備就寢。
一走進兒子房間,要跟兒子道晚安時,兒子露出可愛的笑容說:「媽咪,今天Sorry。」
「咦?為什麼Sorry?」我不知道兒子為哪一件事情道歉。
「因為晚上太吵了啊!所以Sorry。」兒子說。
「啊!你自己知道吵就好了。」我想起來還是有一點氣,可是,卻也很驚訝兒子是如此敏感,如此清楚問題的核心,他只要看到我的眼神、我說話的語氣,他就知道哪裡礙到我了,我根本不用出口罵人。

我道了晚安出來。
兒子睡著後,我才想到,我忘了告訴兒子:「我確實覺得很吵,也很不舒服。你現在道歉了,我很高興,也接受你的道歉。但是,也請你原諒我,那時候被吵的很不舒服時,講話口氣很兇,希望你也接受我的道歉。」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