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關鍵字:現身,自白,獨自思考

 

這幾天,因為吃了復健科醫生幫我開的藥,那種藥是為了止痛消炎,為了讓我睡覺時不會因為疼痛而無法睡覺開的。但是,藥效很長,似乎是要逼人睡足十個小時的樣子,我早上開車來上班的時候,都非常想睡覺。正在打字的此刻,腦袋也有點像漿糊。本來打算休息不寫,可是,逆位的隱士似乎在逼我說話,不准我把自己關起來。

 

我應該會寫著寫著,就不知所云起來。

 

自從我開始去看復健科,並且乖乖做復健起,我心裡就有幾個怪怪的疙瘩。

 

第一個是對於我當初針對我左手的占卜。那時候,不是說找到了聖杯騎士,就可以處理好我的左手嗎?那麼為什麼左手還是沒有好?為什麼牌面上沒有顯示我需要正統的醫療呢?這麼說起來,我的占卜是很有問題的。

 

不過,寫到這裡,我想到我去做完天使療法回來時,為自己做的占卜,在「現在」這個位子上,出現了一張「星星」牌。這張牌通常代表著希望,因此,當時我認為我的手會好。而現在我回去再看這張牌,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這張牌在代表希望的同時,人物後方的那棵樹與小鳥,就我記憶所及似乎也象徵著醫者之杖。也就是說,我靈魂上的問題處理好了,接下來要做的是看醫生?現在這麼說,有點事後諸葛。

 

總而言之,我想說的疙瘩,就是我的占卜竟然沒有提醒我提早去看醫生。當然,反過來想也行,我竟然笨到傻傻的等待。我明明常常告訴人,好運不會自動從天上掉下來,至少掉下來的時候,你還是要伸手去接。也就是說,你總要自己為自己做點努力,並不是療癒會莫名其妙就自動產生。所以說,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時,我可以腦袋很清楚。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時,我就會變成那個毫無主見,傻傻等待的笨蛋了。

 

(看來我也很需要一個專屬占卜師,拿根棍子把我打清醒一點了,哈)

 

還有一個疙瘩是,我一定要讓老師知道,我去做了復健了,也必須讓他知道我目前處於什麼狀況。不是想去拆台,而是我覺得我若要能夠坦然面對老師,我就必須讓他全然了解我的狀況、我的選擇與我的決定。我很肯定老師為我做完治療後,我身體感受到的輕鬆,以及老師協助我處理「原諒」這個課題,為我未來與人的關係做了更多鋪路的工作。這些事情,我都很感謝這位天使療法的老師,因此,我的疙瘩在於:我不希望我的左手沒有治好,造成老師與我之間的尷尬,這樣我去上天使療法課的時候,會感覺有障礙。我希望事情講清楚,目前我已經用我的方式去理解,也接受了整個狀況。我想,老師也會用他的方式去理解與接受。然後,這件事情就算處理完畢。

 

我知道,我只是想把自己裡面的疙瘩除掉而已。

至於我跟老師談過之後,老師會不會有疙瘩,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不能憋著,一定要說,隱士逆位就在表現我這個不能憋的態度。

 

另外,隱士這張牌,最近出現頻繁,似乎不斷在提醒我,獨自的修行與思索是很重要的,我不能忽略掉單獨去經驗的重要性。

 

寫到這裡,突然一片空白,好像…….我今天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沒有要說的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