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決定開始寫透特牌,因為我讀了三本有關透特牌的英文書,一直無法消化吸收,我需要書寫來消化,需要每天都跟這些牌發生一點關係,才能深化我對這些牌的了解。

 

我讀的這三本書,在之前的文章中提過:

 

1. Lon Milo DuquetteUnderstanding Aleister Crowlay’s Thoth Tarot (以下簡稱UAC

2. Angeles AnrienThe Tarot Hanbook (以下簡稱TTH

3. Akron / Hajo BanzhafThe Crowley Tarot (以下簡稱TCT

 

TTH在透特塔羅牌界似乎爭議很大,主要爭議在於很多人認為這本書的解說,偏離了克勞利原來的想法。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本書是三本書中最容易閱讀的一本書。

 

克勞利這個人非常博學,把東西方的神秘學融為一爐,創作出了這副克勞力透特塔羅牌。因此,若要依循克勞利的思想去理解這副透特牌,勢必要跟著走一趟東西方神秘學,了解所有的神話。但是,光是這樣還是不夠,因為克勞利不只利用這些神秘學與神話,還創出了自成一派的神秘學理論。所以,不只要有一般神秘學與神話的基礎,還要了解克勞利腦袋裡的東西。

 

UACTCT都是根據克勞利自己那本「透特之書」,來解說這副透特牌。因此,書中討論的內容就很龐雜,比較不容易進入牌義的理解(這兩本書已經算是稀釋加解說克勞利的透特之書了,可見原始的透特之書有多難懂)。

 

相對的,TTH就容易多了。簡單扼要的講解哪個圖像,象徵什麼意思,解牌時要往哪個方向解。焦點很明確,遣辭用字很簡單,讓人可以立刻將圖像與意義連結在一起,似乎立刻就可以用牌來占卜一樣。

 

因此,我決定以TTH為主來作為第一本深化的工具書。

在我抽出第一張牌Disk6之前,我不曾仔細比較過三本書對每張牌解說的差異。後來,我貼出了根據TTH所寫的Disk6牌義整理與自己的感想,又在迴響中看到我覺得「很天馬行空」的解牌法。

 

其實,在這個時候,我對這幾則留言「感到全身不對勁」。因為我對這些牌有我固定的想法了,而這類留言超越了我認為合理的範圍。想要「糾正」,又覺得很累,因為以我的寫作方式,大概又是長篇大論寫不完。不理會的話,又覺得整個部落格被卡住。雖然我知道沒有「絕對正確的」牌義,但是,如果解說的內容完全無法從圖面上找到線索,而且無法說出一個道理來的話,我就會覺得很「不對勁」。

 

就在我的「不對勁」發作的很嚴重的時候,我抽了第二張牌,竟然是大牌#20 Aeon,以偉特系統來看,這張牌就是審判。讓我感到「不對勁」的留言就是把Disk6與審判合在一起來看,而我卻緊接在Disk 6之後,抽到Aeon。這個同時性,讓我提高警覺,不能只是停留在自己不舒服的情緒中,而是要問:「偉大的宇宙能量,在這件事情上,有什麼我要學習的?」我相信這兩張牌的出現,不是偶然。

 

這時候,我去翻了UAC與TCT這兩本書,這才發現果然TTH的見解與這兩本書相去很遠,也才了解為什麼這麼多人批判TTH。UAC與TCT是完全順著克勞利的思路、理論、神秘學系統在走,可是,TTH是以自己對神話、神秘學、占星學等等的了解,從圖面上找線索,並加以解釋。她不受限於大師,自己走自己的路。也許在支持克勞利大師的人眼中,Angeles也許就是個「很不對勁」的解牌者,可是,我卻看她的書看的很快樂。

 

雖然,一樣讓人有「不對勁」的感覺,這不代表「Disk6+審判」的留言與TTH有一樣的位置,我依然認為「Disk6+審判」的理解方式是天馬行空,找不到推論基礎,有矛盾存在,等級與Angeles差異很大。Angeles的解牌,我可以從牌面、占星學、神話、神秘學找到線索,並且推論合理,會產生「有同感」的感覺。雖然我對其中十分之一左右的部分,感覺太過武斷,找不到線索,有點不合理,但是,因為比例不算大,我還是看的很快樂。但是,我對「Disk6+審判」的留言,就完全沒辦法產生「同感」。

 

TTH的推論方式,依循的系統,與UAC與TCT不同,是兩條不同的軌道。但是,兩邊都各自言之成理,如果我們不要管什麼是「正統」,單獨看TTH或單獨看UAC或TCT,會覺得他們講的都蠻有道理的,很可以作為自己解牌的依據。但是,把雙方合併起來看,就會完全對不起來,雙方看牌的焦點截然不同。

 

若保持開放的態度看待,倒也沒有非要說出個誰對誰錯。看書的人,就找跟自己合得來的書去看就好了。

 

從這個理解來看我的部落格,我就要問自己了:「我能不能接受我的部落格裡,有一些我完全無法認同的留言?我要讓我的部落格成為只有我的看法的地方,或是任何看法都可以存在的地方?我能不能有一個開放的態度,接受一些人在這裡慢慢成長?宛如我從無知到理解的過程?我能不能?」就好像書市裡,同時可以買到UAC、TCT、TTH,沒有任何一本書把另一本書封殺一樣。

 

或許,這就是大靈藉著Disk6 與 Aeon這兩張牌與審判的同時性,要提醒我,並要我往我內在探求的問句。

 

我可不可以清楚表達「我不同意」?即使我沒有時間解釋我不同意的原因,我也無須愧疚或擔心?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