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以前打電話給同學,是這樣:

電話一撥通,他就著電話說:「喂!我要找XXX。」
對方若說XXX不在,他就說:「喔!」
然後掛斷電話。

我常常聽到他這樣的電話,總要對他說一些講電話的禮貌,要如何說「請問」,如何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如何向對方說了「謝謝」才掛電話。但是,兒子總是覺得「人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不這麼囉唆,也不會怎麼樣啊!

當時的兒子,不懂他的隨性(說的好聽是灑脫、隨性、不拘小節,說的難聽是沒禮貌)會讓別人的心不舒服,也不知道這種隨性不在乎別人感受的舉動,會讓自己在別人心裡的印象,大打折扣。

這兩年來,我們家努力學習一門功課,就是把內心的感覺說出來。不要生悶氣,把真正的不舒服說出來,讓對方知道,不要自己窩在房間很哀怨。即使因此在對方面前崩潰大哭,似乎很丟臉也無所謂。在家人面前丟臉,又有什麼關係呢?

本來只是想學習如何表達情緒,如何給情緒有管道發洩。但是,最近我突然發現,因為每個人勇於表達情緒的結果,也讓對方更學會如何顧慮彼此的情緒,不再會任性的說或做,總會問一下:「你願意嗎?」「你覺得這樣好不好?」「我這樣做,你會不舒服嗎?」等等。最常聽到兒子說的一句話是:「我不知道我這樣做,你會這麼難過,如果你告訴我,我就不會這麼做了。因為我也不希望你難過。」因此,我們發現對方會傷害我,只是因為對方不知道這些行為會傷害我,而對方之所以不知道,是我一直沒讓對方知道這個行為讓我有多難過。所以,表達自己的不舒服,對自己、對別人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也發現原本生活中只有自己,完全沒想到自己說話會影響到別人的兒子,突然也可以分辨出有些話可以對某些人說,有些話不行。他開始可以體會到別人也會有想法、也會有感覺,他做的事情,會引發對方相對應的反應出來。

最近一次聽到他打電話給同學,他是這麼說的:

「請問XXX在嗎?我是他的同學,我有事情想問他。……喔!這樣喔!我是***,因為我們小組要演戲,我寫的劇本在他那裡,想問他有沒有問題,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就要印給每一個人。因為別人都看過了,就剩下他,不知道他的意見。……喔!這樣嗎?那我晚一點再打電話給他好了,謝謝,再見。」

我以前要求的「請問」、「謝謝」、「自我介紹」、「再見」,全部包含在內。

我驚訝的問兒子:「ㄟ!你現在打電話很有禮貌耶!害我好開心!」
兒子說:「沒辦法,這個同學是資優生,跟他媽媽講話要小心,不然她要是覺得我沒禮貌,以後不能打電話給他,那就糟糕了。」
「咦?你的意思是,因為他媽媽很在意禮貌的事情,所以,你才表現的很有禮貌。那如果打給別人,就不用了?」
兒子說:「就是要看人啊!像打給OOO的話,他的媽媽可能就不在乎,因為他自己都很爛了,最多也只是跟他一樣爛,他的媽媽就不會那麼在意。可是,我這個同學功課很好,如果我沒有很禮貌的話,他的媽媽會以為我是壞學生,就不讓他跟我們一起玩,那很多事情就很麻煩了。」

其實,我有點驚訝於兒子的世故。
但是,我也不能否認,在這個世界上求生存,確實需要一點技巧。就如同我們會在嚴肅的人面前,不敢過度嘻笑,在不拘小節的人面前,就可以躺臥隨意的滾來滾去,是一樣的道理。
比較慶幸的是,他的眼睛終於容得下別人了,他終於可以看到有的人會對他的言行不高興,他必須想辦法和平處理掉這些事情,而不是一昧的衝撞,然後兩敗俱傷。

他不再是那個大吼:「是他們對我印象不好,才會一直說我,我又沒怎樣!」那個總是認為錯在別人,卻沒看到自己的言行態度使別人不舒服的那一面。他不再是那個充滿怒氣的孩子,現在的他有了一種圓融的態度。每一件事情,不再是攪成一團煮沸的泥漿,而是分清你我,分清狀況,可以條理分明來處理。

兒子跟老師之間的關係,也漸漸從箭弩拔弓,開始蛻變成一則則的輕喜劇。
從前的他,是跟老師對衝,充滿恨意。
老師越壓制他,他就越要想盡辦法做出叛逆的舉動來惹老師生氣。
甚至我曾親眼看到他,拿起座椅要砸老師。
但是,最近聽兒子談起老師們,卻變成一種聽了一則笑話或看了一齣喜劇的輕鬆心情。

像上次梵谷害兩個同學罰站的事情,也是其中一則。

還有一次是兩個同學打架,老師沒有問明真相,動手的都罰。結果,那個自覺比較委屈的同學,被罰後悶聲不響,卻在老師上課中途,霍然站起,大喊:「老師不講理!」

兒子說:「我現在知道了,如果發生什麼事,老師如果問說:『你認不認錯?』就一定要回答:『認錯。』老師如果說:『跟他說對不起。』就立刻回答:『對不起。』反正老師又不在乎真相,他也不會去問真相,也不關心我們真正的感覺。只要說完他要我們說的話,我們就解脫了,就不會一直被老師念了。」
我問:「可是,你們還是會覺得事情沒解決啊!心裡還是不痛快,那怎麼辦?」
兒子說:「那就私下我們自己去解決就好了啊!反正老師只是要聽對不起,他才沒空管我們是不是真的認錯,是不是真的解決事情了。」

這是兒子在學校的生存之道,敷衍了事。
我知道這是兒子看清楚了這位老師處理事情的方法,他嘗試了將近一年之後,發現對這位老師多說無益,老師聽不進去,說太多反而比較容易倒楣,於是他選擇「敷衍了事」。
以前他很在乎面子問題,我沒錯,為什麼要我說對不起?
現在他發現,面子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把事情解決,不會害大家災情慘重。

我想,也許會有人覺得,小孩才不會都這麼奸詐狡猾咧!
但是,因為兒子這幾番話,使我想到其他的孩子。

在我們這個家裡,坦然說出內心的想法,是安全的。即使說出來的話,是對媽媽的不滿,媽媽也會很開心聽到孩子的真心話,不會遭到責罰。即使他口裡說出來的,是怒罵師長的話,媽媽仍然很慶幸他願意把心裡的怒氣發洩出來。因此孩子敢於把他內心真正的想法說出來,即使帶著點黑暗面,都可以說出來。

我擔心的是,有許多孩子在父母面前,或在老師面前說「對不起」時,是充滿壓抑的,是帶著隨時會爆發的怒氣,可是,這個怒氣沒有管道可以舒緩,大人們以為說完「對不起」,事情就處理完了,卻沒想到「對不起」之後的事情,才比較嚴重。

最近聽說有商人開了一種專為教導孩子情緒管理的課程,二個月要花四萬元學費。兒子說:「我們不需要花四萬塊請人來清情緒的垃圾,因為我們家就有一個負責清垃圾的人。」

兒子用手指指我。
對,所以,兒子在學校說「對不起」,不會變成壓力,反而變成好笑的諷刺劇或喜劇。
可是,情緒垃圾沒地方倒的孩子,怎麼辦呢?

如果有一天,父母、老師們才發現原來過去孩子們對你說的「對不起」或「我錯了」,全部都只是敷衍搪塞之詞,而且,說完之後,對你出滿了怒氣與恨意,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你會不會有一種快崩潰的感覺呢?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