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晨,準備出門的時候,跟女兒吵了一架,那是清晨六點半的時候。

我們正準備到樓下的豆漿店吃早餐,那間豆漿店就在我們家社區對門而已。
女兒擔心著會來不及,於是把書包、提袋都背上身,準備吃完早餐就去開車上學。
可是,媽媽我的習慣是,一定要刷好牙、洗把臉才能出門。所以,我返身關上門時,沒有拿我的背包,我打算走到對門吃完早餐,還要再回到樓上來刷牙洗臉。

女兒發現了,一臉很不高興,整張臉都是怒氣的說:「可是,我不想再上來了。」
我回答:「可是,還有時間啊!而且,我一定把自己整理好,不然,今天有外國客戶來,我要跟他們開會,我不想髒兮兮的。」
女兒一聽,眼神充滿不爽的說:「那我不要上來,我要去車上等你。」那個口氣非常的不高興,非常的怨懟。
「可是,我沒有帶車鑰匙啊!那你只好在社區大廳等我。」我說。
女兒看了我ㄧ眼,女兒的眼睛只要用力看人,就非常像在瞪人,整個表情就是一個「妳怎麼那麼囉唆?你要害我遲到了啦!」那種把錯都要推在我頭上的樣子,
嘴巴上還一直念說:「可是我不想在大廳等,我想在車上等。」
而且,話說回來,時間還多的是,也不見得會遲到,幹麻這麼早就在怪我?

這時候,我就火起來了,我們早就走到樓下,正要過街,我忍不住也碎碎念了:「你要在車上等,你要在樓上就跟我說,現在我又不能上去拿鑰匙,再上去就會來不及了。明明做不到的事情,你又一直說,那是要怎樣?而且,你還一臉很不高興的樣子,一早就對我發脾氣,為什麼?我本來自己去上班,根本不用趕,我現在還可以睡覺,等到七點半才出門就可以了。可是,我是為了你要上學,配合你,幫忙你,接送你,才需要做這些事情,我在幫忙你,卻還要被妳這樣生氣,我真是覺得很不舒服。」

女兒鼓著腮幫子,不理會我的碎碎念,一直不太爽的樣子。
我也自己碎碎唸到心情不太好,也不太想理她。

兩個人就在氣氛不太好的狀況下,默默吃完早餐。
我把錢留給女兒去結帳,跟她說:「我先上去刷牙,你結完帳在大廳等我。」
女兒默默接過錢,點點頭。

一路兩個人都不太說話,都還在不舒服的心情中。
女兒下車時,還是像平常一樣跟我揮手說再見,只是表情有點僵硬。

我ㄧ個人開車往公司的路上,心裡七上八下。

因為母女吵架勾引出我跟媽媽吵架的回憶,通常不用像我跟女兒這樣互相叫囂,只要稍微一兩句話不合媽媽的意思,媽媽就會開始冷戰,可以整整一個禮拜不理我,現在想起來,還有點不寒而慄。

我的七上八下,是很怕我跟女兒會這樣嗎?
晚上去接女兒下課的時候,兩個人的臉會不會是僵硬的?會不會無法開口跟對方說話?會不會不願意露出笑臉?

不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晚上接到女兒時,她就像平常看到我的時候一樣,滿臉笑容,一樣忍不住要把學校一整天發生的事情都在車上說完。
我心裡默默的想著:「早上的事情過去了嗎?還是她壓抑在心裡?有一天會整個發洩出來?」
唉!沒冷戰也害怕,冷戰也害怕,看來小時候的記憶甚至影響了我現在跟女兒的關係。

第二天早上,一樣又要下去吃豆漿。
我還在想,那今天會怎麼開始吵的時候,女兒就先說了:「媽媽,你要把車子鑰匙帶著喔!等一下我要在車上等你。」
「喔!好!」我回答的很平淡,心裡卻很激盪。
原來女兒自己整理好了,只要把事情處理好就好,並不需要把情緒一直遺留下來。
我會擔心,是因為我被過去的陰影纏住,忘了事情的本質。

我先說好,我要上來刷牙洗臉。
她也先說好,那她不要多跑一趟,要在車上等,並且在我關上家門前,提醒我要帶鑰匙。

我的害怕,是我內在的那個小女孩在害怕,因為小女孩記憶中的冷戰又跑進腦海裡了。
對女兒而言,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她簡簡單單的一句提醒,事情就解決了,我們根本不必把情緒延續下去,沒什麼可怕的事情會發生。

我很敬佩女兒,這麼輕易的就把事情理清楚。
她也讓我了解,往事不一定會重演。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