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神奇的是我跟兒子都抽到同一張牌,錢幣10。

兒子開始練習塔羅,是因為有一次我在看Introduction to Tarot,裡面談到塔羅靈數,既然要練習,當然什麼都練了。我先幫自己算靈數,又幫女兒兒子也算,一算之下,發現兒子的靈數與這本書的作者Susan Levitte一模一樣,簡直就是天生的算命師。我一把這個消息告訴兒子,兒子立刻半搞笑的說:「唉呀!那還等什麼?牌拿來!」

我心底其實暗暗發笑,這傢伙看我跟女兒在玩塔羅,常常跑來房間問我:「你現在可以幫人占卜了嗎?」或是叫他找同學來給我練習,他也是一口答應。我覺得這傢伙早就心癢癢,只是拉不下臉來跟我說,他也要玩塔羅。現在台階一放上去,他就立刻順著台階往上爬了。

從他開口說要玩之後,就開始跟女兒借塔羅入門來看,越看好像心越癢,就不斷問我什麼時候可以也給他一副牌。我發現女兒跟兒子兩個人,好像越來越離不開塔羅入門那本書了,只好另外又買了一套塔羅入門回來,新的這套牌就給兒子用,女兒繼續用從國外訂回來那一套。

兒子走進房間問我:「你今天的牌抽到什麼?」兒子跟我走相同的方式,也是每日一牌,走塔羅入門的習題方式,女兒則是一開始就從每天三張牌(身心靈)抽起,走Introduction to Tarot的習題方式。
我拿起我桌上的牌說:「錢幣10。」
兒子驚訝的說:「我也是耶!」
「錢幣10給你什麼感覺?」我問。
「我覺得有很多很多錢,到處都是錢,我的錢很多很多的感覺。」愛錢的兒子跟我第一次看到錢幣10的想法一樣,錢錢錢,看到這張牌都開心的不得了。
「你跟我第一次抽到這張牌的時候,感覺相同。不過,我現在有不同的感覺了。」我說。
「什麼感覺?」兒子問。
「你看到嗎?這些錢幣的排列方式,他們排成一棵生命樹的模樣。」我說。
「伊甸園裡那棵?」兒子問。
「對。」
「那這樣是什麼意思?」兒子問。
對於生命樹在塔羅裡的意義,我還有點模糊。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看到的是這些錢並不在圖中的人身上,像隔著一層一樣,是罩在外層的,跟這些人好像無關一樣。我的感覺是這些人被俗世的瑣事包圍,根本沒看到外面那一棵生命樹。」我描述著我今天抽到牌的直覺,但是,究竟還有多少意義包含在我這個直覺裡面,我不是很清楚。
兒子聽的似懂非懂,這是當然的,因為連我這個說的人,都不是很懂。
「反正,對我來講,錢幣10就是錢錢錢,多得數不完的錢啦!哈哈!」兒子高高興興的離開我的房間,那種快樂真的跟我第一次看到錢幣10時一模一樣。

我看見兒子似乎在走我走過的路,那種感覺真的很奇特。這樣講,好像我玩塔羅很久了一樣,實在也太奇怪了,我才玩幾個月而已。兒子在抽第一輪的每日一牌,我在抽第二輪的每日一牌,兒子第一輪對牌的感受,也跟我在第一輪的感受類似。這種感覺不知道怎麼說,就是我走在前面,兒子走在後面,心裡知道自己的孩子走在同一條路上,一起奮鬥著,那個感覺很好,但是,是怎麼好?我也不會說。

會不會說沒關係,總之,我喜歡這種感覺。

2008/4/20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