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有一天早晨,我閱讀著「踏上心靈幽徑」時,所經歷的冥想經驗。

 

書中的第一個練習是「願我充滿慈愛,願我安好,願我安祥自在,願我快樂」的冥想,第三個練習是觀想自己最害怕的狀況,自己不斷與之作戰的情景。

 

那幾天的早晨,我其實一直都在做第一個練習,給自己祝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尤其在一天的工作即將開始的早晨,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力量。但是,那時候,我不知道這個力量,也可以療癒自己。

 

那一天,正好讀到第三個練習。

於是,我把第一個練習與第三個練習合併一起做。

 

我先做第一個練習,在冥想中,不斷在心裡念著這些祝福,直到我覺得夠了之後,我緊接著展開第三個練習。

 

我觀想自己最害怕的事情。

 

我看見我自己在會議中,右手邊是台灣人,左手邊是日本人與美國人。我站在正中間,所有人都看著我,等著我為他們溝通。

我滿頭大汗的努力聽懂美國人在說什麼,然後,緊張的用日文說給日本人聽,用中文說給台灣人聽。然後,台灣人又說了一堆話,我又很擔心自己說錯,全力以赴使用英文與日文說給那些外國人聽。

我看見站在會議場中央的我,緊張、害怕、擔心出糗。很怕自己突然當機,什麼也聽不懂,什麼也說不出來。

 

這時候,在會議場中央的我,卻突然看到右手邊的台灣人裡面,「我」也在場。

兩個「我」四眼相對。

 

坐在會議桌旁的我,對著會議場中央滿頭大汗的我,輕輕送出祝福:

 

願我充滿慈愛,願我安好,願我安祥自在,願我快樂。

 

滿頭大汗的我,接收到這份祝福,感受到一股支持的力量。

會議桌旁的我,繼續在心裡對著會議場中央的我,輕聲在心裡說:

 

我知道你很擔心自己做不好,但是,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正在全力以赴的想把事情做好。你很努力、很盡責,你也做的很好,現場的人因為你,彼此能夠溝通,事情能夠推進,就算有小小的失誤,那又怎麼樣呢?你畢竟不是日本人,也不是美國人,你使用這些語言難免有隔閡,現在的你做的很好了。我相信所有在場的人,都會像我一樣,感謝你的努力,並包容你的失誤。

願你安好。

 

這時候,會議場中央的我突然放鬆下來了,緊張也消失了。我知道,如果換成別人站在我這個位置,我也會願意用這種包容的心態去看待對方的會議口譯,既然如此,為什麼我要對自己那麼苛刻?

 

於是,會議場中央的我接受著會議桌旁的我送來的支持,源源不絕的愛與祝福。「我」不再苛刻的批評自己,不再要求自己完美,可以接受自己,也願意支持自己,願意愛自己。

 

當我從冥想中睜開眼睛,我很驚訝於這次的經驗。

 

那個會議的情景,是從過去的經驗中想像出來的,我知道是基於想像,可是,那想像中的所有感受,卻是那麼真實,所獲得的了解與體會,也是那麼真實。就好像我真的就在那裡,真的有兩個我在那裡進行著心靈的交流一樣,非常清晰。影像是想像出來的,但是,心中的感受卻是很真實的。

 

因為這次的經驗,我在與外國人講電話或開會的時候,漸漸可以平常心對待。聽不懂?沒關係,請他再講一遍,然後,還很開心的說:啊!原來是這個意思,我懂了,我終於聽懂了。自己還高興的手舞足蹈。最近,因為中國市場擴大,很多日本人也學了中文,來開會時也盡量使用中文,但是,他們跟我一樣,使用外文很吃力,也常常遇到講不出來的字眼,這時候,我也會在心裡幫他們加油,或幫忙他們想出他們想講的話,或用日文幫他們釐清一下意思。

 

就這樣,工作反而變得很有趣,而不是緊張到胃痛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