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突然想來畫個曼陀羅,拿出了為塔羅課程準備的圖畫紙,開始用圓規畫一個又一個圓,交錯綜橫,隨便亂畫。

 

正想著還要在哪裡搞一圓圈出來時,女兒正好下班回來,坐到餐桌上,開始跟我聊起來。一聊天,我就忘了手上正在畫的圓,女兒卻順手拿起應該還沒畫完的鉛筆線稿,自動開始上起色來。

 

最後完成的是這張圖,女兒說,是「四隻螳螂的戰爭」。

  作者: 女兒   

本來是我要上色的圖,被女兒上色去了。只好自己再另外起稿一張,這張圖的名字叫做「穿著蓬蓬裙跳舞的蛋」。

 20130707  

我說:「據說畫曼陀羅,會讓人心情平靜下來。」

女兒說:「那應該是因為太無聊,一直無限上色下去,無聊到想睡覺,於是就平靜了吧?」

 

真的,要把一張曼陀羅上色完畢,花了很多時間。從九點多女兒進門開始,我們兩個不知不覺就畫到12點了,畫到哈欠連連,還是把圖畫完了。

 

但是,看了我們兩個對自己的曼陀羅圖的命名,就知道我們實在沒辦法嚴肅,沒辦法把這當作一種靈性的活動,只覺得這是一種毫無負擔的塗鴉而已。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