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前幾天的閱讀,得出了幾個結論,也多了幾個問號。

 

= 空虛。

我與週遭人物的關係 = 彼此對對方感受到的形象、象徵與記憶。而這些都不是真實的我或對方,也因此這個關係不是真實的。

 

如果我、我周圍的人以及我與周圍的人之間的關係,全都不是真實的,那麼我如何在這其中看見真正的愛?真正的關係?以及關係中的意義、深度與其中的愛?如果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空虛,那麼克里西納穆提談到的真實的我與真實的愛,又在哪裡?

 

空的我與空的關係裡,竟會有真實的愛嗎?

 

昨天,感覺在閱讀中,好像找到了答案的蛛絲馬跡。

 

「真正的革命不是藉由集體的活動而達成的,而是要在關係的互動中重新評估自己的真相,這件事的本身才是真正的革命,而且是一種激進的、延續不斷的革命。」

 

我突然發現,克里西那穆提談到的關係,跟我們以為的關係不同。我們在意的是我們彼此的愛是否堅貞不渝、你對我是否夠好、我們的關係是否夠堅定、夫妻朋友親子這類的關係是否照應該存在的方式存在著。我們在意關係的外在形式,以及在這個形式中,我們是否得到了實質的回饋或好處。

 

但是,克里西那穆提談到的關係,只是一個工具,是用來達成目的的工具。最重要的目的是透過關係,來揭露自己的真相,重新評估自己。所以,要看的不是這個關係是什麼樣子,而是看我們透過與某些人互動的關係,認識了自己多少,揭露了多少自己,覺察到多少真實的我。

 

然後,「一但了解自己,我就能了解你,從這份了解之中才會產生愛。」現在,我似乎找到我最開頭問句的答案。

 

我,真正的我,脫離了這個物質世界一切附加在我身上的東西之後,我確實是空虛的。

 

進入這個世界的我,透過這個世界的一切,我要去經驗我是誰。這個我是誰,是那個空虛的我與這個世界產生交互作用之後的我,我要去了解產生交互作用之後的我,以及穿越過這個物質世界之後,後面那個空虛的我。

 

當我如此這般的了解自己,即使還沒完全摸透自己,但是,因為我持續不斷的覺察自己,不斷有新的發現,有新的進展,因為我有這樣真實的經驗,我就能「真實」的了解你。透過這樣的真實了解,才可能產生真實的愛。

 

否則,所有的愛都只是一連串的慾望、野心、佔有、彌補。並不是真實的愛。

 

雖然我建立於虛空之中,關係也建立在兩個虛空者之間,但是,其中產生的作用卻可以是真實的。

 

因此,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維持美好的親子關係?

擁有完美的伴侶關係?

圍繞著堅定的朋友?

 

不是,這些不是重點,這只是重點工作完成後得到的獎賞。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了解自己。

其他的一切,都會隨著「了解自己」而來,會成為附加的價值。了解了自己,才能了解別人,然後才能產生真實的愛、深刻的關係,然後才能成為真實的朋友、成為真實的伴侶,才能建立真實的工作,做出對彼此有益的行為。

 

「我們必須了解內心隨著年齡而升起的一些傾向,並且要在我們還有能力觀察和研究自己的時候加以轉化;我們必須在當下觀察和了解內心的恐懼,我們必須集中精力去了解自己的孤獨、恐懼、需求和脆弱之處,而不只是去了解外在的壓力和必須負起的責任。」

 

「內心的恐懼」這幾個字,讓我想起這幾天閱讀土星這本書時,看見自己與土星有關的相位竟然如此之多。土星與冥王星的相位,似乎也逼迫我不可轉開目光,必須努力去面對「內在的恐懼、脆弱、孤獨」,而且,我覺得似乎也拉住了木土或金土那個想自殺的想法,也就是說,即使有逃避的傾向,卻因為冥王星很霸道的要我「面對」,而使我不敢逃開。

 

也許,我命盤上這些土星相位,正是安排好讓我適合跟隨克里西納穆提的腳步,向內挖掘自己,也讓自己願意努力去覺察自己。雖然這種修煉法,非常辛苦,不過,這就輪到刻苦耐勞的土星上場的時候了,所以,繼續努力吧!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