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聖經使徒行傳第八章的時候,有些點讓我停下來想了一下。

第一個點是這一段:

 

兩人一到,就替信徒們禱告,要使他們領受聖靈。因為當時聖靈還沒有臨到他們當中的任何人;他們只是奉主耶穌的名接受洗禮。於是彼得和約翰給他們按手,他們就領受了聖靈。

 

我有點震撼到。

原來接受洗禮後,還必須領受聖靈。那我呢?我有嗎?(以前讀聖經,怎麼都沒看到這些?)

 

領受聖靈,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接受洗禮,有點像是我主動說,我願意相信你,我願意跟你在一起。那是「我願意」,可是,對方是否接受了我的「我願意」呢?那麼領受聖靈,或許可以象徵對方接受了我的我願意。因為對方給了一些東西,放在我身上,讓我體驗到對方的存在。也像是給我一個證據,證明我確實與對方產生了關係,並不是我一相情願的相信。

 

 

寫到這裡,我聯想到天使。

 

我正在閱讀「啟動天使之光」,作者在書中描述了許多天使顯現的事蹟,也詳細描寫了天使的等級、象徵的意義、可以提供的幫助等等。

 

我很喜歡這些描述中的天使,我也願意相信天使真的存在,畢竟有這麼多人都經歷過天使。所以,我也常常學著向天使祈禱。有時候請大天使麥可為我潔淨空間,為我設立結界,為我砍除負能量管。有時候,也會請大天使拉斐爾醫治我身體的疼痛。占卜時,也會請大天使拉吉爾在現場,給我靈感,讓我可以說出適當的話。

 

我願意相信,也願意憑著信心相信天使存在,也願意相信他們確實回應我的召喚。

但是,我總覺得很心虛。

因為天使不曾像書中描述的那樣,出現在我面前,讓我看見。也不曾在密閉的空間裡,奇蹟般展現出一支羽毛。甚至不曾在我冥想召喚天使時,出現在我冥想中的畫面裡。

 

那個心虛是,我沒有證據證明在我周圍發生的事情,與天使有關。我也不知道我召喚的天使們,是不是真的來到。

 

 

為什麼我受洗後,沒人跟我說過「領受聖靈」這件事情?這麼說起來,我跟這段經文裡提到的信徒一樣,都是「聖靈還沒有臨到他們當中的任何人;他們只是奉主耶穌的名接受洗禮」。我只是接受洗禮,還沒有領受聖靈。

 

到底要怎樣才能「領受聖靈」呢?

 

我知道有按手禮,但是,從這段經文中西門的反應看來,「領受聖靈」這件事情,應該不只是「把手放在信徒手上,為他祈禱」這樣一個儀式,而是在這個儀式之間,會有某些狀況發生,這個狀況是「人」無法自行製造出來的景象。而那個景象,會讓人覺得施行按手禮的人好厲害,甚至使西門產生想拿錢來換取這種能力的念頭。

 

我現在才發現,聖經敘述故事的高明處。如果這裡沒有西門這個人出現,我很可能會把「領受聖靈」這件事情,當作一個儀式。就是洗禮之後,需要有牧師或神父把手放在你的手上,為你祈禱,祈禱完就當作是領受了聖靈。但是,因為西門感到這個能力這麼棒,才會讓我想到,這必然不只是一個外在的形式,而是現場必然產生了某些現象、狀況,讓人感到這是強大的力量,會讓人羨慕或忌妒的能力。

 

否則,把手放在別人手上,唸一段祈禱文,這種事情誰不會做呢?還需要特別拿錢來換嗎?我會唸祈禱文,可以把手放在別人手上,但是,聖靈不會因此而降臨。

 

我想,領受聖靈應該是,某位與神的關係很緊密的信徒,為我做按手禮與祈禱,神會透過這個人,傳遞某種體驗給我,我會在當場有感應、有看見,然後知道我可以直接與神產生關係。是我會有親身體驗的行為,不再是聽說,那會使相信變得更真實,更堅定。

 

 

「領受聖靈」這件事情必然是一種很具象,一看就知道的某種能力的顯現。而且,可以強烈證明一個人與神有關聯,或是可以讓領受的人很強烈的體驗到神。

 

那必然是一個很具體的證據,而不是曖昧模糊的感覺。

而且,很清楚與西門的邪術截然不同,可以清楚了解那是一種神聖力量。

 

我覺得與天使的關係,必然也要是一種具體的關係。我必須清楚知道天使在場或不在場,而不是大概也許可能。

 

彼得說:「你跟你的金錢一起滅亡吧!你居然妄想能夠用錢買上帝的恩賜!你在我們的工作上沒有份;因為在上帝面前,你的心術不正。所以,你要悔改,離棄邪惡,祈求主赦免你心中這種意念。我看出你正在啃著嫉妒的苦果,作罪的囚徒。」

 

「使人領受聖靈」的能力不是用錢可以買到,也不是想要就可以得到,而是出於「上帝的恩賜」。我覺得這有兩種意思,一種是「這是天生的能力」,另一種是「這個能力不是出於我,而是出於上帝,我什麼都不會,除了上帝透過我給出去之外,我什麼都不會」。

 

我覺得是後者的意思。

 

因為這些使徒在跟隨耶穌以前,都是凡夫俗子,從事一般世俗的工作。所以,這個能力必然不是天生的。因此,我覺得比較像是,使徒們只是管道,他們並沒有能力給出聖靈,或讓人領受聖靈,他們只是祈禱,請上帝讓聖靈降臨在眾人身上。

 

重要的是,上帝願意使用這些使徒們。

那麼為什麼上帝願意使用彼得與約翰作為聖靈降臨的管道,卻不願意使用西門呢?彼得說了,因為西門「心術不正」。用現在的說法來講,西門想要這個能力,是出於忌妒,出於小我的慾望。這樣的人無法成為神的管道。

 

這個責備從三次不認主的彼得口中說出來,顯得更加真實。我想彼得可以看出,小我在想什麼。當小我消失,當我等於空虛,神才有空間進入。

 

 

思考「領受聖靈」這件事情時,讓我聯想到接受靈氣點化的經驗。

 

說起來,靈氣點化也是老師把手放在我手上,因為我是閉著眼睛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老師有沒有比畫什麼或唸些什麼,但是,我確實感受到某種能量,使我的椅子震動、身體震動。

 

看起來只是形式化的儀式,卻會帶入能量。

 

使徒的按手禮與祈禱,也具有形式化的儀式,且讓人可以「領受聖靈」。

但是,如果感受不到聖靈降臨,只剩下儀式的話…………,「相信」會變得很心虛。

 

 

西門看見使徒所按手的人都領受了聖靈,就拿錢給使徒,說:「請把這能力也給我,使我替誰按手,誰就領受聖靈。」

 

西門的舉動,使我想到現在的各式課程。

 

我付錢,然後,得到能力。

我付錢,然後,我可以使用靈氣。

我付錢,然後,我可以通靈。

我付錢,然後,我可以……。

 

但是,彼得說,這不是付錢就可以的事情,這是神的恩賜。

西門為什麼想要得到這個能力?

彼得清楚點出西門是出於「忌妒」,想要有大能力,西門想要彰顯自己的偉大,而不是彰顯神的偉大。

 

我覺得我也曾經當過一陣子的西門,雖然一開始接觸塔羅牌、接觸靈氣,都是因為想要改變自己、療癒自己,但是,還是不能避免的有段時間會想要成為「厲害的人」、「有超能力的人」、「有預知能力的人」。

 

彼得的憤怒與責備,是一個當頭棒喝。

如果我們只是得到能力,那我們跟行邪術的西門沒兩樣。

但是,如果我們是修練自己,使自己成為一個通暢的管道,讓神的能力可以透過我們彰顯,那麼我們就會像彼得與約翰那樣。

 

接觸塔羅牌來學習內在對話,了解自己,附加價值則是,我也因此可以使用塔羅牌來幫助別人了解自己。但是,使塔羅牌如此神準的力量,不是來自我。

 

能力是修練自己而來的附加價值,能力並不是主要的目標,主要的目標是修練自己,提升自己。

 

 

寫這篇文章,只是因為我在查資料時,同時讀到了使徒行傳第八章。然後,「領受聖靈」這四個字,敲擊著我,不禁問自己:我有領受聖靈的經驗嗎?於是,我很想釐清領受聖靈是什麼。

 

然而,寫著寫著,我感覺困頓。

我沒有經驗的事情,我無法釐清。

也許領受聖靈是一件很個人的事情,每個人都會有不同反應也不一定。所以聖經裡面沒有清楚描述狀況,免得讓人陷入一種非要怎麼樣才是領受聖靈的執著,因此,只透過西門的反應,讓人了解那顯然是一種非凡的體驗。

 

就像我現在會以為,沒有顯化一支羽毛在我面前翩翩落下,就不是天使出現一樣。我也產生了執著。

 

 

我回想十幾歲的我,如何決定要成為基督徒的呢?

 

那是一個二天或三天的福音營,我受邀參加。每天的佈道與祈禱,我其實已經忘了大家在說什麼,我不記得耶穌是誰,不記得他們所講的故事內容。

 

我舉手說我願意的原因,不是因為頭腦認同這個宗教。

 

而是,有一天傍晚,當我正從宿舍往禮堂走去,要參加佈道會的時候。我經過一個小花園,緩緩走著,突然之間,我感覺整個人充滿了一種……感受,溫柔、美好,我的直覺在告訴我:啊!這就是耶穌,祂與我一起走在花園裡。四周似乎充滿了美好的音樂與歌聲。

 

於是,我不管牧師口才好不好,那些向我傳教的兄弟姊妹們說的話,我到底認不認同,那些都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我想跟隨的是那個美好的力量,那個在花園裡突然降臨在我身上的能量。

 

所有的語言、文字、思想,全部退到很遠的地方。

我舉手、我站立、我受洗,都只因為那個美好的經驗。現在回想起來,那已經無關乎宗教了,我想我當時接受的不是基督教,我接受與跟隨的,是那個降臨在我身上的能量。

 

當時我感受到的,是基督教中所謂的「聖靈」嗎?

有沒有可能我是先領受了聖靈,然後才受洗的?

 

 

誰知道呢?

只能問神了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