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坐在會議室靠牆邊緣的椅子上,面對著圍著會議桌坐著的人。我似乎只是個觀察者,會議上的事情與我無關,我也不需要為整個會議做什麼。因此,我坐在旁邊,很輕鬆。

 

圍坐會議桌的人,有一個男子,坐在靠近我右前方的位置。我左前方似乎坐著這場會議的主講者,好像是個女性,旁邊還有其他人,不太確定是誰。

 

這時候,從我右側的會議室門,走出一個男子,端了一個很大的托盤,上面大概放了五、六十杯茶,由於一層放不夠,還有幾個茶杯是疊放成兩層。一看到他托著這麼大的托盤與那麼多茶杯,我與女性主講者不禁對他喊:「你這樣太危險了吧?」此語一出,杯子果然應聲落地。

 

有幾個杯子掉在我面前的會議桌腳下,已經摔破了。

由於我並不參與會議,所以,我算是在場中比較沒事的人,為了使會議繼續進行,我協助清理破掉的杯子。

 

我蹲在桌腳下,撿拾著碎片。心裡想:「還好是陶瓷杯,碎片不會割人,也不會有很細的碎片,還算好撿。麻煩是麻煩,但是,至少不像玻璃那麼危險。」這時候,我聽到我右前方的男子說:「願意安靜而沉默的做事情的女子,是最美好的。」我沒有抬頭,但是,我認為是在說我,而且,我知道男子的眼睛正在看著我。

 

夢中的我,聽到這句話,沒有特別的情緒,我認為這句話只是在描述一項真理,一種事實,既然是真理,那麼按照真理而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是人都應該會這樣做,因此,當然說這句話,也就不等於是在讚美。

 

一直到我離開這場夢,我都還在檢著碎片。

 

後記:

 

1. 檢碎片的動作,使我想起我最近在從事的一項工作,就很像是撿碎片。是在做整理與修復的工作,就真的是打破的杯子,必須把碎片撿起來,然後做出一個新的杯子。這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2. 安靜而沉默的工作,這也是我現在的狀況,我正在做的事情,除了幾個主要人物知道外,其他真正的相關人員都還不知道有一些事情正在暗中進行。

3. 最近從哈克的「做自己?還是做罐頭」這本書,讀到與夢一起工作,閱讀潛意識的技巧。我試著與女兒的夢一起工作,女兒果然輕而易舉的突破了表面的夢境情節,看見夢的隱喻與象徵,看見了與自己生活上的相關。這也突破了我對解夢的概念,有許多書寫著夢該怎麼解,但是,現在我發現,夢,只有當事人能解,也只有當事人知道,夢中的每個物件,象徵著什麼。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