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覺得透特牌的大牌,非常難懂。難在於裡面包括了太多神話,如果只是一個地區的神話故事也就罷了,竟然是包含了埃及神話、希臘羅馬神話、東方神話,常常攪在一鍋,讓人很難抽絲剝繭弄清楚,到底克勞力想說什麼?或者是,乾脆把克勞力丟掉,自己來解個「自我流」的牌義好了,可是,透特牌又不像偉特牌,一個牌面就有清楚的故事情節,想自己掰都很難掰出個有條有理的故事來。

 

所以,我每天都抽透特牌,但是,寫出來的沒幾篇,因為我每次都把大牌跳過,只寫數字牌。我實在很難搞懂各國神祇之間的愛恨情仇,連誰是誰都有點搞不清楚了。

 

但是,這兩天連續抽到大牌,或許是在告訴我,不要專寫小牌,大牌也是要練習寫吧?幸好這一天抽到的是牌面上沒出現什麼人物的「塔」。

 

其實,我不太喜歡抽到塔。因為這張牌通常象徵著拋棄一些舊有的形式、舊有的情感,拋棄過去習慣的所有一切。對我而言,實在是很可怕的事情,我喜歡窩在家裡,也是因為那是熟悉的環境。我通常也會固定光顧幾家我熟悉的餐廳、小吃店,不太會貿然進入陌生的店家,除非當天心情好,也有同伴想一起探險看看,否則以日常生活而言,我會習慣性進入熟悉的店家。這種習慣,也許是出於安全感的需求,也許是懶。

 

對於這樣個性的人,要他脫離舊有的習慣,整個丟開,投入新的環境,新的表達方式,實在很困難。

 

我看到這張牌,第一個浮現出來的情緒是:好累人的一張牌。因為,看到這張牌,想必就是又有一些新舊交替的事情發生,或是有一些要翻轉自己生活的事情發生,想到那些翻轉的過程,就感覺好累,雖然知道累過,一定會讓自己的生命有所不同,可是…….畢竟還是累啊!

 

為什麼抽到這張牌呢?我努力的想。

這幾天不斷在思考,人活著,要用什麼心態去過日子?要如何與人相處?要如何看見實相,看見生命真實的本質?

 

有時候,看著我的女兒,我在想,她的本質是什麼?是繪畫的能力?是美好的外表?是很爛的功課?是那張說不停的嘴巴?我發現,這些都是外在,不是本質,她的內在一定有一個核心,那個核心是不受外在物質影響,無論經過多少次輪迴,多少不同的外表與能力,她那個核心都是存在而不變的,但是,我看得到那個本質嗎?

 

有時候,我也會看著我的兒子,我的兒子是誰?他是什麼?是那個有時候說話不太耐煩的人?或是一個很看重朋友的人?不太愛讀課本,只愛看課外書的小孩?這些描述,都是我兒子,卻也都不是我兒子。因為這不是他的本質我,這是物質世界的兒子,不是那個最根本最內在的他。

 

那麼我又是誰?我帶著我的靈魂,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這些外在的、物質的事物,然後呢?這一切對最內在的那個我,具有什麼影響?我經歷這些的目的是什麼?

 

我知道我的內在思維正在翻轉,我努力把眼光望向最深的內在,希望看到真實的我,真實的兒子,真實的女兒,真實的任何一個人。

 

「塔」這張牌,最上端是一隻「荷魯斯之眼」,據安琪拉小姐說那是認知之眼,覺知之眼。代表著覺醒的狀態,看見更深,更真實的自我。這個部分,很符合我這幾天的思路,我想看見我自己的靈魂,用我的靈魂之眼看見別人的靈魂。我想穿透物質的阻礙,肉體的阻礙,直接看到人心最內在的靈魂。

 

但是,這種看透與我們平常的「看」,截然不同。我們平常「看」到的是物質世界的一切:美醜、善惡、好壞、高低、強弱…….。因此,當我們要看到更深、更真實,就必須拋棄舊有的思維、情緒、形式、感覺,然後我們才能用新的方式去觀看。安琪拉小姐說,塔外那四個人形,就是指我們必須拋棄的這些情緒、心智、直覺、物質。那四個人形,畫得很抽象,不仔細看,實在看不太出來有四個人在那裡,我一開始還以為是無意義的幾何圖形。

 

右上方有一條頭上頂著光圈的蛇,代表著蛻皮的蛇,用嶄新的面貌來表達自己。也就是說,舊我已經丟掉了,現在是新的我,有新的表達形式。頭上的光圈,代表著意識,代表擴展的意識。

 

右下角有一隻噴火龍,代表著我們的高我,用火來淬煉,使我們覺醒,療癒那個傷痕累累的舊我。

 

左上角是一隻鴿子,銜著一枝橄欖樹枝。代表著當我們回到了真實的我、本質的我,我們會回到一種內在的和平。安琪拉小姐提醒我們,當我們在這段療癒、修復、回歸的過程裡,請記得要「Be gentle with yourself」,嗯,很好,是我很需要的提醒。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