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參加了一場海寧格家族系統排列,讓我印象深刻。

我曾在網路上看過許多介紹海寧格家族系統排列的文章,為了更了解,也到書店去找海寧格的書來看,但是,總是一知半解,無法明白到底如何運作,到底理論基礎在哪裡,即使看了海寧格大師親自排列的影片,還是覺得無法理解:那些走來走去的人,倒下的人,哭泣的人,他們是按照誰的劇本在走?這些人難道是事先訓練好的演員嗎?或者是訓練有素的靈媒?

這是我先前霧裡看花時的疑問。
直到我參與了這一次的實驗工作坊,我才能夠把所有的碎片組合起來。

想了解什麼叫做海寧格家族系統排列的人,請到玉真老師的部落格去看,我不想用我一知半解的解說把大家搞得更困惑,我在這裡只說我的感想。

第一次與第二次的排列,我都是坐著當觀眾,沒有進入當代表。看的感覺跟看影片是類似的,只是在現場才知道,這些人都只是普通人,也不是彼此熟悉的人,更不是經過訓練的演員,也不是靈媒,他們只是站在排列的位置上,順著能量的牽引而移動。

我看見案主從現場的人裡面,選擇出他認為適合當代表的人選,然後,把每個代表推到他認為適當的位置上。在排列的過程中,老師可能會視情況的演變,移動某些代表到某些特定的位置上,以試試看能量會有什麼樣的變化。這個舉動,讓我聯想到塔羅牌的牌陣。因為過去算塔羅牌的準確經驗,讓我不得不相信這個宇宙是有某一個能量在運作,使我抽到某個位置的某張牌,可以訴說出案主的真實狀況。既然我相信塔羅牌上有能量在運作,那麼要相信家族系統排列的過程裡面,也有相同的能量在運作,對我就不是那麼困難了。尤其當老師在面對某些案主的排列前,曾說:「我不知道實際的狀況是什麼,也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情況,總之我們排排看。」這句話,實在太像我在幫人排塔羅之前的想法,我們確實不擁有那個能量,但是,那個能量確實願意展現,也願意幫助我們,這一點是真實的。

案主在現場的人裡面,選擇適合當代表的人,就很像在一疊塔羅牌裡面,抽出幾張牌來。而把代表推到適當的位置上,就像是把一張張的牌放在牌陣的特定位置上一樣。接下來就是憑直覺去看每一個位置的意義,然後歸納出最後的結論。這些不是很像塔羅牌嗎?不同點只在於代表們會跟著能量移動、出現情緒等等,而塔羅牌不會自行移動,不會展現情緒。

這不禁讓我覺得,學會塔羅牌的目的,很可能只是為了讓我能夠接受家族系統排列或其他跟這個宇宙能量有關的所有功課。

到目前為止,我對於這個能量的想法,還算是以理性的方式思考,並以理性的信心相信。

接下來幾次排列,我好像每一次都有上場當代表,也讓我漸漸用自己的身體去相信這個能量的存在。

一開始,我感覺那種能量的牽引很微弱,微弱到我無法分辨有或沒有。而且,老師說要把自己放空,讓能量來引導。我覺得我沒辦法完全放空,我幾乎是很專心在注意哪一個人代表什麼,然後觀察我的反應跟這些人的關係。我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當時的我,並沒有放空,我的心智一直想掌控住狀況,好像怕毀了別人的排列一樣。但是,我卻忘記了,這並不是我能掌控的,甚至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表現,才是對的。

所以,有很多次,我跟著微弱的能量牽引在移動,真的很微弱,我的移動也很微弱。直到最後一次上去當代表的時候,我才真的放空了。

最後一次,我一上去沒多久,我就發現我完全弄不清楚在場上的那些人是誰,彼此的關係是什麼,我只是站在那裡,像一個棋子,一個有感受的棋子而已,我不知道我往右走,是靠向誰,往左走,是靠向誰,那些誰跟誰到底是什麼關係,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了。我只是順著拉力往前往後往左往右,甚至我自己都沒發現,我竟然一直低著頭看地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無法抬頭看在場的其他人。我感受到我的身體,開始有做噁、不舒服、沉重的感覺,我的意識清楚知道,那是我所代表的那個人的感受,不是我,我隨時可以抽離,只要我離開那個位置,回到我自己的位置就可以了,所以,我沒有害怕,也沒有痛苦,我只是用我的身體表現出我所代表的那個人的感受而已。

當老師改變某個位置,我的不舒服感漸漸退去,繼續又改變另一個位置之後,我開始身體發熱起來,所有的不舒服都退去。接著當老師把代表父親的人,拉到我身邊時,一股悲傷從我的脖子處往上升起,湧到嘴巴、湧到眼睛,一個平常不敢在眾人面前大哭的人,捂住嘴巴想禁止自己做出讓自己不好意思的舉動,可是,那個想大哭的人,不是我,眼淚與聲音就是盡情的發洩了出來,我不知不覺看著那個代表案主的人,充滿了悲傷與愧疚的與她雙目對視一直哭。當代表父親的人,轉身跟我背靠背時,我的哭泣裡,有一種很想倚靠這個人的想法。當老師把我跟那位代表父親的人移動成面對面時,我發現我無法直視那個人,好像我所代表的那個母親角色,感覺到對這位父親有愧疚,但是又深深愛戀這位父親,感到兩人的分手充滿了遺憾。

這時候,我感受到我代表的那個母親,低頭哭泣的時候,很想靠向那位父親的胸口,甚至抱著他哭,卻又因為愧疚,而不敢真的伸手去抱。很依戀的想多看看他的臉,卻又時時被愧疚牽絆,而低下頭去。而意識清醒的那個真實的我,這時候心裡卻在想:如果等一下有那個能量要我去抱眼前這個人的話,豈不是很詭異?生性這麼怕生的我,會被那股力量強硬的拉去抱一個陌生人嗎?或是我的這種強烈的自我意識,會影響能量對我牽引的力道呢?

透過最後這一次當代表的經驗,對於能量的存在,我開始真實的相信,而不只是理論上相信。因為我受到的牽引很強烈,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不由自主的哭泣,我的人是放空的,我沒有去思考我是誰,沒有去思考周圍有誰,我只是站在那裡,把自己當作一個棋子,讓我所代表的那個人的感受,通過我的身體。

雖然這一次參加實驗工作坊,我沒有成為被排列的案主,但是,我還是有一些收穫,這是我在最後一次當代表時,有隱約感受到,事後朋友又點出來,才更清楚的。

我代表的母親,曾經拿掉過小孩,也許父親無法諒解吧?這兩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總之,兩人分開了。當時,我站在那個位置,隱約感覺到跟我自己的狀況很類似,也許我自己認為分手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不能否認的是拿掉小孩這件事情,確實造成前夫的不諒解,即使事前有討論過,也取得理解,但是,我知道他不是真心同意的。很可能有沒有這些事情,我們到最後都會因為彼此各方面歧異過大而分手,但是,很可能這些事情是促成我們毫無迴轉餘地的關鍵。

那一次排列,我站在那個母親的位置上。我在淚眼中,抬頭看眼前的人,我感受到我所代表的那個母親眼中的這位丈夫,是個很令人激賞的人。那個意識清醒的我,突然產生一股羨慕的心情,羨慕我所代表的這位母親,她曾經擁有過一個很棒的丈夫,雖然可能因為她做過的某些事情,導致丈夫離開,但是,她畢竟曾經擁有過。有一個念頭從我腦中閃過:如果我的前夫是一個這樣值得信賴的男子,那麼我可能並不會對生第三個或第四個小孩,產生恐懼,而堅決要拿掉小孩了。因為我相信這個男人會跟我同甘共苦,而不會棄我於不顧,不會把所有的重擔都丟在我身上。

這些閃過的念頭,我一直覺得還有一些地方沒有想透。
只是我有一種比較釋懷的感覺,我了解到我一直努力在做對的選擇,我沒有逃避。而當我所代表的母親,前方坐著三個離開的孩子時,我所代表的母親與我,都有一種全然放鬆與滿足的感覺,我們清楚了解,他們雖然離開了,但是,在我們的心裡,他們有一個位置,即使他們不在了,但是,我們依然在心裡面,為他們每一個人留了一個心愛的位置。我幾乎可以聽到一個聲音在說:孩子們,你們終於都回到我身邊了。

這就是我第一次參與家族系統排列的所有感想了。
下一次,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被排列。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