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睡前喜歡跟我談心事。

「我覺得她很奇怪,我問她喜歡誰,她就說不告訴我,然後,我好像又聽到她說了幾個字,我就問旁邊的人說,妳有聽到她在講什麼嗎?結果她就罵我大嘴巴。」女兒提到她跟同學之間發生的事情。

「妳聽到她罵妳大嘴巴的時候,妳心裡有什麼想法?」我問。
「我就去問她,為什麼罵我大嘴巴,我又沒講她什麼事,而且,她也沒說甚麼話要我保密的啊!那為什麼罵我大嘴巴?她自己才是大嘴巴好不好?她以前都把別人說要保密的事情說出去了。」女兒忿忿的說。

「妳覺得被罵大嘴巴,感覺被冤枉了,因為妳根本沒說什麼,卻被罵大嘴巴?」我問。
「當然會覺得冤枉,我沒說,還被罵大嘴巴耶!而且,我去問她說,為什麼罵我大嘴巴的時候,她還假裝沒聽到,跟旁邊的人哇啦啦的一直說話。」女兒說。
「當妳去問她,她卻不理妳時,你的感覺是什麼?」我問。
女兒聳聳肩說:「生氣呀!我一直說,她都一直不理我。」

「我真的很想去問她耶!」女兒又說。
「妳一直很在意他罵妳『大嘴巴』這件事情,所以,妳問過一次了,她不理妳,妳還是想再去問清楚?」
「嗯,我很想問,因為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所以,被人罵大嘴巴,深深的傷害到妳了,對不對?」
女兒又聳聳肩,把臉埋在被子裡,然後,又伸出頭來說:「我覺得沒有傷害到吧……」
「妳沒有被傷害的感覺嗎?」
「應該沒有吧!」
「那你怎麼會這麼在意呢?既然一點都沒有傷害到妳,那麼她愛怎麼說,應該都與妳無關了,妳怎麼會這麼在意,這麼想要去弄清楚呢?」
我看到女兒的眼眶,有一點點好像是勉強忍住的淚水。
「那……也許有一點點吧!」女兒說。
「所以,妳聽到她罵妳大嘴巴,妳感覺到委屈、難過,還有一點點受到傷害,傷心的感覺?」
「嗯,對,有點傷心。」女兒說。
「所以,妳很想去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對呀!」
我問:「那麼妳會怎麼去跟她問呢?我的意思是說,妳今天已經問過一次了,可是她不理妳,讓妳感覺很不舒服。我很擔心,明天她要是又不理妳,妳會不會又不舒服一次呢?我很擔心妳。」

「那我可以找一個時間,她單獨的時候,她就沒辦法假裝跟別人說話了。」女兒想到辦法。
「妳是說,當她單獨與妳在一起的時候,她就可以專心聽妳說話,不會不理妳了?」我問。
「對。」

「但是,我還有一個擔心耶!」
「擔心什麼?」
「因為從她今天不想理妳的那種態度來看,她應該不太想面對這件事情,或繼續跟妳談這件事。如果妳明天問她了,可是,她卻說妳很煩耶,我不想跟妳講了啦!那妳會不會很難過?」我說。
「當然會難過呀!那我也可以罵她大嘴巴啊!反正她本來就是。」女兒說。
「那妳罵她大嘴巴,她又會再罵妳一次大嘴巴,那你又會再傷心一次耶?」我問。

「沒關係,我還有一招。」女兒說。
「哪一招?」
「就是左耳進,右耳出。」女兒說。
「哇!那我想這句大嘴巴,一定傷得妳很深,一定讓妳很難過,不然,妳就不需要用到這一招了,因為這一招是假裝沒聽到,這就是因為傷得很深,所以才會選擇逃避。」

「啊……」女兒眼眶又泛紅:「那要怎麼辦?」
「妳看,其實妳很傷心耶!妳要不要把妳的傷心、難過,感覺委屈、被冤枉,去告訴她呢?告訴她因為她罵妳大嘴巴,讓妳有多難過,難過到回家還想哭,所以,妳很想知道,為什麼她要這樣罵妳,希望她能告訴妳。想不想去跟她說呢?」
「當然想,可是,我實在沒辦法像妳這樣說出感覺。甚至對哥哥、對妳,我都說不出來,對同學更說不出來了。」女兒坦承的說。

女兒在情緒表達上,一直有很大的障礙,現在已經進步不少,至少她能夠說出心裡的懼怕,坦然以告的說:我沒辦法說出那些感覺。

「妳要不要鼓起勇氣試試看呢?妳如果真的把感覺說出來了,妳就會很輕鬆喔!就不會一直覺得難過了。」我鼓勵著女兒。
「唉!很難耶!」女兒還是猛搖頭。

女兒在學校遇到的難過,跟我談過之後,心情也開朗起來了。
至於她明天會選擇怎麼面對那位同學,就不是我這個媽媽管得到的地方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