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前一天感覺到崩潰的情緒,我想起我以前買過一瓶Crystal Herbs這個牌子的花精,好像就是矢車菊,吃過一段時間,沒感覺到什麼,就丟在一旁放到幾乎忘記它的存在。

 

我想著我這次感受到的崩潰情緒,非常接近「巴哈花療法心靈的解藥」這本書描述的狀況。我不容易拒絕人,只要有人要求我做什麼,第一個進入我的念頭就是:好,那我現在該怎麼樣做。我不是評估我能不能,我該不該,而是會盡全力勉強自己就去做了。

 

另一點是,我很怕責任上身。這個很怕,不是遇到事情會逃避責任,而是因為過度的想負責任,感受到責任的沉重,於是覺得害怕,可是又不斷讓責任跑到自己身上來。又因為過度想負責任,結果,每次只要事情做得稍微有點不好,就會覺得是自己沒有完成自己的工作,自己沒有負責任,不斷責備自己。

 

像我這樣的人,就很容易感覺挫折、感覺自己不好、感覺自己常常做錯事、感覺全天下只有我很差勁、特別怕別人批評我。

 

綜合我自己的特性,以及這一天浮出表面的急欲崩潰的情緒,我突然想起我這一瓶被冷落很久的矢車菊,我想,雖然跟我的急救花精不同品牌,效果應該沒有差別吧?於是,我在這幾天喝的急救花精水裡面,滴了兩滴矢車菊。

 

一早就喝掉了一整杯水。

因為,今天我又要開會了。這次的會議,我不是主角,卻是擔任一向會讓我怕得發抖的口譯。

 

可是,我在會議裡,發現我的心態不同了。

急救花精給我的鬆弛感持續依舊,但是,有另外的一點點東西,與過去不一樣。

 

以前,當我在口譯中,聽外國人說話時,我會很緊繃的去聽,因為我擔心我聽不懂或是遺漏了他所說的內容,另一方面,我又要同時思考著,我要如何把外國人說的話,轉換成中文給老闆聽。反過來,當老闆說話時,我也很緊繃,因為我當下就會很緊張的在心裡打草稿,希望等一下自己說外語時,不會卡住,不會說不出來,不會詞不達意。

 

在這麼緊繃的狀態下,反而造成反效果,會變得更聽不懂,自己說話時,也更會不知所云。當自己出現這些狀況時,內心就開始責備自己,開始感到羞愧,覺得整個會議上的人都在心裡嘲笑我。越是分心去責備自己,就越無法專心在口譯工作上,整個惡性循環。

 

但是,今天的口譯,我發現除了心情放鬆、肌肉放鬆之外,我不再去注意自己到底有沒有做好。我只是很自在的聽外國人說話,就好像現場只有我跟那個外國人,我們輕鬆聊著,聊到一個段落,我就把我們聊的大意轉達給老闆知道。在場的另一位主管也會英文,有時候那位主管英文說到卡住的時候,我就立刻挺身幫他說,發現原來這樣幫忙他,他會有鬆了口氣的感覺。以前,我不敢,我怕他會以為我在嫌他講得不好,原來都是我想太多。我想,那是因為如果有人幫我說,我就會有挫折,會以為別人嫌棄我,於是,我也反過來以為別人會跟我有相同的感受。現在,我自己不擔心別人的看法,不太在意了,我也變得可以輕鬆的在會議上拔刀相助,同時,也可以輕鬆的接受別人的拔刀相助。

 

還有一點是,整件事情的成敗關鍵,並不是在「我一個人身上」,我不需要以為必須扛起所有的十字架。我翻譯的好不好,關鍵不是「我」,有很多因素都會影響到每一次的口譯成果。比如說,這次來客的口音,會影響我聽懂的程度。英國人、美國人(東部、西部、中部)、澳洲人、新加坡人、印尼人、印度人、加拿大人、南美洲人、歐洲人……..每一個地方的人,都有他們自己的習慣用語、語調、發音,並不是會講英文,就聽得懂各地的口音。以一個最遠只到過澳洲,國外生活經驗不超過二個禮拜的我來講,光是聽懂就很了不起了。更何況,如果對方是新加坡人、印尼人、印度人這類非原始英語國家,他們也不一定聽得懂我們這種可能略帶台灣口音與台灣英文課本教出來的用詞的人說的英文,彼此的溝通需要更多耐心與寬容。

 

從前的我,把這些溝通障礙,都歸到我自己頭上,都認為是自己太差勁。現在想想,我實在把自己鞭笞的太嚴厲了,若是別人這樣怪我,都很過分了,我還自己這樣怪自己?更何況沒有人覺得我不好,我甚至漸漸贏得公司內部的信任,可是,我竟然還覺得自己很不好?很可笑吧?

 

當我開始不責備自己之後,我反而可以更專心聽雙方說話,更專心在自己要說什麼上面。會後,那位外國人還來跟我致謝,他說,謝謝你在這裡,使我們的溝通更加順暢,可以了解彼此在說什麼。

 

聽到這位外國人這樣說,而且,專程來道謝,我心裡好感動,他好像是宇宙派來,專程來告訴我:「嘿,做的好不好,一點都不是重點,而是我們都盡力讓事情進行的更順暢,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會讓周圍的人得到幫助。無論你口譯的程度如何,你多多少少都幫到我這個外國人了,而你更是幫助了你的老闆,讓他可以順利傳達他的意思。」相反的,這位外國人也給了我幫助,當他跟我道謝時,證明了我以前的擔心根本就毫無道理,會議上每個人內心湧現的不是嘲笑,而是感謝。事實上,我知道,甚至有人是極盡崇拜,認為公司裡有個奇人,可以同時使用英文與日文,可是,即使我都知道,我還是不斷自己貶低自己,不斷責備自己,不斷說自己很濫。

 

經歷過這次會議的我,突然不能了解以前的我,到底為什麼要自己對自己那麼嚴厲,為什麼我的內在要那樣卑躬屈膝。我不能更看重自己一點嗎?我不能為自己感到更驕傲一點嗎?

 

我內在的思考走到這一步,我就知道矢車菊真的發揮效果了。這個花精幫助我發展「自尊、自重」的態度。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