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上班前抽到了錢幣王子。對這張牌的第一個直覺是「辛苦」,光是牛的意象,對我們這些台灣人來說,就是行動緩慢、力氣很大、忠心耿耿、辛勤耕田的牛。加上這頭牛身後,拉著一台厚重的戰車,畫面中的材質很像是鐵類金屬製作的車子。車上有一個裸體、膚色黝黑的男子,男子身後還載著許多圓形石頭(或水晶?)。整輛車子就顯得很沉重,我感覺我像是那頭牛,牽拉著沉重的負擔。

 

但是,我翻開曼格拉的書,他的主要焦點集中在「全新全意往自己想前往的目標走去」。完全跟我感受到的不同,我想,那麼我們只好讓生活來教導我這張牌可能還會有的牌義了。基本上,早上抽的牌,會代表今天即將發生的事情,晚上睡前抽的牌,會代表今天需要反省回顧的重要事件。

 

我就這樣帶著對這張牌的疑問去上班。

 

十一點,接到兒子的電話,說他因為頭痛、暈眩、嘔吐、視線模糊、手有麻痺感等症狀,請假在宿舍休息,因為嘔吐的過度厲害,無法正常工作。電話中,因為病痛的難過,加上想家,整個人哭的西哩嘩啦。要求我開車去接他,帶他回來休息。由於他隔天休假,我想正好帶回來好好的看醫生。

 

我要求他先去附近診所看醫生,至少希望可以止吐,免得我帶他回來路上沿路吐。

我到達他的宿舍時,已經是下午一點鐘。兒子去診所看過,醫生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那些症狀,只說他可能是急性腸胃炎,打了針,給了藥。11點多看的醫生打的針,到我抵達宿舍時,卻絲毫沒有好轉,吃進去的藥又全部吐了出來。

 

我趕緊帶他回中壢,路上直接先往大醫院去做檢查。

結果,不是腸胃炎,也不是感冒,是嚴重的偏頭痛。原本醫生還懷疑他是不是有輕微中風,還好經過簡單的測試後,確認沒有中風。

兒子吃下醫生開的止痛、止暈、止吐的藥,一個小時後整個人精神都恢復了,已經有力氣說肚子餓,要求要吃東西了。

 

醫生要求他這些止痛的藥必須隨身攜帶,因為他這屬於體質上天生的偏頭痛,是無法根治的,只能在輕微頭痛開始時,立刻投藥,以避免發展到暈吐或眼睛看不見的狀態。

 

在醫院耗掉一整個下午,吃過晚餐,回到家,真正可以休息一下時,已經快晚上九點了。跟兒子談了一下,關於壓力與他的偏頭痛的關係,以及他面對困境與壓力時,會自動想用病痛來逃避的習慣,他自己也了解這種循環,我們一起達成共識,確認這是他必須翻越的一堵高牆,是他必須克服的困境,也必須盡力改變這種想逃避的習慣。

 

然後,我終於可以回到房間休息。

看到桌子上還放著這張錢幣王子,我必須說,我還是認為我的直覺是正確的,今天的我確實像牌面上這頭牛一樣,辛苦了一整天,但是,最辛苦的還不是身體的疲倦,最辛苦的是引導兒子去看見自己如何逃避自己的困境,該如何勇敢面對。

 

那是一種心的辛苦。

要去扭轉一個人的性格或天性,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我只能利用每天發生的事情,抓住每一個時機,帶著兒子去看見,然後面對。

 

實在是很累。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