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我們有一組人,來到了埃及,在一個類似會場的地方,好像要比賽什麼,但是,究竟要比賽什麼,我不知道。夢中的我很篤定知道我要比賽什麼,可是,作夢的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會場上有各國人士,其中一個國家的人抱怨說:「日本人太差勁了,竟然用海洋來彌補我們。」那個人說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好像日本人佔領了他們的土地,但是,把土地還給他們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土地少了,於是,日本人就用海洋來彌補。

 

這個國家的其中一個人還對我們說:「你們台灣也是這樣,對不對?」夢中的我們似乎很能理解他們的難過,好像也因此了解了為什麼台灣是這麼小的小島,四周有那麼大片的海洋。我們這組人還彼此討論著說:「我們的政府官員也應該來這裡看看,就會知道實際的情況是怎樣了。」但是,到底是要知道什麼事情的實際情況呢?我不知道。好像是覺得其他國家的人也很了解台灣的狀況,政府官員也應該知道這個情況。

 

然後,夢中的我們聽說我們第二天有一項任務,叫做「復原屍體」。那具屍體放在一棟建築物裡,建築物的門上寫著一排字,似乎是那棟建築物的名字,但是,那是一排歪歪扭扭的埃及字(),我們認不出來那排字的意思,只知道屍體在那裡面,而且是在布幕之中。

 

那具屍體其實只是骨骸,是古代埃及人的骨骸。我們去做的復原,是要復原出原始埃及人的體格、長相,就是做考古與復原的工作。

 

就在我們俯瞰著那棟建築物,並且往前走要進入那棟建築物時,我突然被八點多的輕微地震干擾而醒來。

 

這時記憶中的夢,有點像是一部電影,好像我與女兒正在看這部電影,而女兒正擔心著接下來會看到屍骨。那種感覺又有點像我在放我的紀錄片或旅遊影片給我的女兒看,讓他知道我去了哪裡,做了那些事情。只是女兒對於考古與屍體之類的話題,會有點懼怕。所以,夢中我感覺到女兒的緊張。

 

夢中的地點,夢中的我一直認定是埃及。因此,當我看到那棟存放骨骸的建築物,呈現土黃色、四方方的形狀時,我還很疑惑的想:「為什麼不是在金字塔裡呢?為什麼放在這棟建築物裡?」我認為我應該是要去復原金字塔裡的骨骸才對,我甚至還舉目四望,看看我身處之處的周圍是不是有任何類似金字塔的建築物。

 

在這次的夢裡,我看到了文字,是我不認識的某國文字,雖然我夢中認定是埃及字,醒來後,我實在不能確定,而且印象已經模糊了。我以前的夢裡,就算會看到文字也都是認識的字,不是中文,就是英文、日文,絕對都是我學過的文字。可是,這個禮拜很奇怪,我都看到了我不太認識的字。

 

昨天是埃及字,前幾天,我第一次幫靈氣二級的同學做遠距靈氣的那天晚上,我夢到兩個符號,不是我們學過的符號,是另外的符號。夢裡,我還記得好像有人說,每個人都可以創造自己的符號。夢中這兩個符號,就是我自己創造的,我使用的很頻繁,像是四個字的國字組成的,有特殊的組合法,不是單純的寫上四個國字。夢裡,我對那兩組符號很熟悉,可是,夢一醒來,我只記得四這個數字,符號的形狀已經完全忘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