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牌裡的主角,手裡拿著一個地球,擧到胸前,他凝視著這個地球。我看到這張牌的時候,我想到了我今天的一個經驗。

 

我幫同事設計了一個小小的人頭章,以同事的模樣為藍本,做成簡單的漫畫娃娃頭,配上同事姓氏的英文拼音,正好可以成為同事自己的專屬印章,蓋在他習慣每天都要蓋的月曆上。

 

由於前一天幫做紙面的圖稿時,另一位同事開玩笑的說:「嘿,圖比本人好看。」使她耿耿於懷。這個印章的印面被我試印過,我沒有清理乾淨,看起來有點不是太好看。她一拿到印章,就立刻反射性的跑去跟批評他的同事說:「你看你看,這證明我本人比較好看。」

 

我一聽到她這句話,心裡就很不是滋味。我免費幫你做了一個橡皮章,妳卻嫌我做的不好看?妳至少要顧到我的面子,客套一下,稍稍稱讚或道謝一下吧?當她還在跟其他同事哈拉這個章與她本人誰好看的時候,我心裡一直在掙扎著,在釐清自己的情緒。

 

我想:

為了不要對不起自己,我應該對她說,妳這樣講讓我很不舒服。

或是開玩笑的跟她說,至少該說聲謝謝吧?

或是自己稱讚一下自己刻的章很漂亮,來安慰一下自己?

或是………

 

我內在還在掙扎,沉默的看著同事拿著章在試印。

她突然轉過來,眼睛竟然泛著淚光對我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好感動,這個章看印面的時候,好像沒怎樣,可是蓋出來好漂亮。真的跟我很像很像,而且剛好可以放進格子裡,我不知道怎麼說我的感動。」

 

這一刻,我覺得我一開始的掙扎與計較,顯得很幼稚。

我是如此在意自己是不是受傷,是不是不受重視,是不是被虧待,那麼在意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是不是都有帶來好的成果。我是那麼小心翼翼,那麼害怕被傷害。可是,那是我想像出來的故事,我以為我總是會受傷害,我以為我總是不會被重視,我以為我總是會受到虧待。所以,當我很在意的時候,其實,我就在潛意識裡等待著被傷害。

 

而事實的真相是,同事只是單純表達他當下的感受。

我卻解讀為她在做傷害我的事情。

我是如此的期待被讚美,內在卻又朝相反的方向前進,認定自己會受傷害。

 

最後,當同事描述著她的感動時,即使沒有明言「謝謝」,我卻接收到很深刻的感謝。

 

我覺得權杖二這張牌,描述出我送出那個橡皮章時的忐忑不安。

拿在手上的球,正是我努力刻出的橡皮章,即將送出時,期待獲得稱讚的心情,就寫在凝視的雙眼裡。

 

再度翻閱Mary Greer的書,在這張牌的正位裡,她寫了一句話,倒是符合這張牌今天在我的生活裡出現的意義:

 

Perhaps you are waiting to see if previous efforts will bring results.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