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說,克勞利是個可怕的巫師,他所創作的牌,具有可怕的力量。

其實,我是不信這些的。

我相信,紙牌只是紙牌,是一個物質,就像一張桌子,一枝鉛筆一樣,那是不可能帶有什麼靈性,或有什麼可怕力量。

 

但是,剛才有一個經驗,讓我重新思考了這件事情。

 

同事說,他胸口不舒服,悶、沉重。

我想了想,他最近跟客戶之間,有很多糾纏不清的事情,客戶對他口氣很不好,讓他很受傷,我甚至看到他在講電話時,已經不自覺出現妥芮的症狀。

於是,我想,那個不舒服,應該跟心輪有關。

他的心,受了重傷。

 

於是,我想起前一段時間,我感覺很受傷時,抽到了寶劍王牌。一看到那張牌的畫面,我立刻有緩過一口氣的感覺,好像整個人被點亮了一樣。而那張牌也有穿越了困惑、痛苦、懷疑等等意思,我想,或許很符合他的狀況,或許會對他有幫助。

 

我把寶劍王牌的圖檔,傳給同事。

請他專注看著畫面上的黃色光,想像黃色光穿入他的胸口,也從頭頂進入。

然後,我心裡暗暗的也請大天使拉斐爾,給他療癒的綠光。

 

兩分鐘後,他傳訊息過來。

「太不可思議了,胸口沒有那麼悶,那麼沉重了。」

他以為那張牌有魔法,問:「我可以每次不舒服,都拿這張圖出來看嗎?」

 

我覺得寶劍王牌只是一個引子,帶領他冥想的方向。

然後,我以我的直覺,認為黃色光會是他最需要的溫暖,最能治療他的心,所以,我請他照著寶劍王牌上的黃色光去觀想。不過,我並不太清楚黃色光是做什麼的,只覺得他需要,姑且一試而已。

說不定這次產生的療癒,其實只是因為親愛的大天使拉菲爾出手了?

 

當然,我現在也知道,有時候物質不只是物質,會依附一些能量。可能是使用過這些東西的人的能量,也可能是附近環境中的能量,或是一些人的意念的能量。或許那副牌的圖像,確實隱藏了作者的能量也說不定。

 

總之,可以讓人的身體得到舒緩,我也很開心。

 

突然想到,早上抽到的女神卡,是「女巫醫」,原來是說我今天要幫忙舒緩人家的胸口悶啊!

 

不過,我覺得重點是,同事願意去做冥想,因此,是他自己治療好自己,我只是提供他一個姑且一試的方法而已。我自己治療自己的時候,也是憑直覺想到什麼冥想的方式,就去試試看。幫別人的時候,也是這樣亂搞一通,還好冥想這種事情,不至於有什麼立即危險就是。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